空间广告
在线情况
  • 2010-08-27 23:53:06
  • 阅读:716次
  • 引用
楼主
  • 头像
  • 级别
  • 职务
    区版主
  • 财富
    1
  • 积分
    477
  • 经验
    2815
  • 文章
    428
  • 注册
    2004-10-11
  • 给齐人发消息
[转帖]邓聿文:那些即将消失的村庄
邓聿文:那些即将消失的村庄

农村的改革和发展一直是中国改革的一个难点。中国改革最早起始于农村,但在改革初期意气风发了几年后,农村改革很快归于寂静,等到农民工起来,大规模涌入城市,农村也就衰落下去了。这是城市化和全球化时代农村似乎不可避免的归宿。但即使这样,学界从来没有停止对农村改革的探讨,因为农村在中国有着特殊重要的地位。而在实践中,一些地方也在进行各种试点,比如最近出现的所谓山东“诸城模式”。

诸城素来以开“改革探索之先”而著称。上世纪90年代初,诸城就开创了国企改革的“一卖就灵”模式。此回的“诸城模式”指的是,在全市辖区内的所有1249个行政村,按照地域相邻、习俗相近的原则,规划为208个农村社区。每个社区涵盖5个村庄、1500户左右,设立社区服务中心,开展医疗卫生、劳动保障、人口计生等便民服务,形成多村一社区的模式。简单地说,即村改社区。

村改社区并非诸城首创,早在很多年前,一些地方就是这么做的,但多半在城中村或者工业化程度很高的农村,所以范围一般不大。诸城的突破在于,在全市所有行政村推开,因而魄力不可谓不大。从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日前在诸城所做的调查来看,其做法有两个特点:一是对改革中的一些关键事宜,如行政村撤销后,原村集体资产、债权债务不变;原村资产形成的收益权属关系不变;原村的土地承包关系不变。二是农民是否住集中统一的楼房,是否放弃土地,应尊重农民意愿,不搞强迫。

中国农村的发展方向,是统筹城乡,消除农民和市民两种身份的差别,使农民均等地享受国家提供的基本公共服务。而村改社区后,理论上说,有助于这一目的的实现,使农民更快地市民化。另外,它还有利于把农民组织起来,提高组织化程度,改变农民和农村的弱势地位。正如一些学者指出的,传统的乡村结构比较封闭,农民之间连接的纽带,主要靠血缘和地缘关系。变成社区后,村庄界限没有了,地缘和血缘关系变得松散,原来以家为单位交易,谈判成本会很高,现在则可以减少这两种成本,大家通过专业合作社,利于与市场对接。

当然,村改社区要起到上述作用,须有赖于在实际操作中高度尊重农民的自主权。这是基本前提,否则,不顾农民的实情,违背农民的意愿,由政府一手包办,即使出于善意,也可能走向反面,把事情搞砸。这方面的例子很多。

需要特别指出,很多地方搞所谓村改社区,不论是“以土地换保障”、“以房换宅基地”,还是“集中居住”的形式,均不外乎是要打农民的土地主意,从而背离了城乡统筹发展的目的,也不符合农民追求城乡一体化的利益诉求。这一点,在诸城的村改社区中,似也有苗头。例如,为了吸引村民搬迁,诸城市出台了优惠政策,如果一次拆迁能够超过30亩,那么每户居民一亩宅基地补贴20万元。尽管它现在没有采取强迫措施,但保不准在完不成任务时,回归强迫拆迁的老路,这点是必须警惕的。

当然,不是说农民的土地包括宅基地不能动。我国村庄的闲置土地比较多,除了空房,加上废弃企业用地、废弃坑塘,再考虑到农户居住分散等因素,学者估计农村闲置土地应该超过5%,实现集中居住,剩余部分的土地可以拿来复垦或是置换为城市建设用地。但前提是,必须尊重农民的意愿,并且土地要等价交换,且政府的公共服务须到位。

中国的村庄有着几千年历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品格。在城市化的趋势下,如何兼顾农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和保存村落文化,是一个难题。这一难题从全国来说,还刚刚破题。必须思考以下问题:村改社区是否有法律依据,政府推进的村庄整合会不会影响村民自治,改革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填平城乡居民的鸿沟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减少村改社区产生的破坏作用
人人社区感谢您的参与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loading...
回复帖子 注意: *为必填项
*验证信息 用户名 密码 注册新用户
*帖子名称 长度不得超过255字
内容(最大25K)
内容支持插入UBB标签
使用方法请参考帮助
其它选项 Alt+S或Ctrl+Enter快速提交
 


Powered by LeadBBS 6.3 .
Page created in 0.0508 seconds with 6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