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章内容


赛里木湖的传说


作者:阿莉    时间:2005-2-3   阅读1278次

     湛蓝的湖水、倒映的雪山、散布的牛羊、奔驰的俊马,这就是令人想往的赛里木湖。作为新疆天山地区面积最大的高山湖,它的面积比天池还要大100倍左右,达457平方公里。索绕在这个美丽湖泊四周的除了蓝天、白云、牧歌外,便是那些令人着迷的美丽传说。
   
   
    想去赛里木湖,是我每一个暑假都会写在纸上的计划。而这一次,因为一位在京功读油画硕士学位的朋友夏的到来,终于成行。她大大的旅行袋里装满画笔、颜料、画布、相机,连御寒的大衣也带了来,信心十足地要在新疆作她的毕业创作。简单收拾了自己的衣物。第二天一大早,搭上长途车上路了。
   
    车一驶出乌市,夏就兴奋地问这问那。早起又一路颠簸,我已昏昏欲睡,见我不答,沉默了一会儿,便又拿那个话题来引我:“赛里木湖那里还有象‘切丹’一样美丽的姑娘吗?”这一问,就又使我精神起来。看看窗外,是一望无际的戈壁,而关于“切丹”的传说是否还在今天的草原上流传呢?
   
    关于切丹以及她的传说,还是来新疆前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几千年前,草原上住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名叫切丹。她爱恋着一位英俊的牧马青年,两人常常在草原上一起牧马、放歌,动听的歌声引来无数百灵与他们一起歌唱。可是凶恶的魔鬼看上了切丹,派出一群妖怪将切丹抓入魔宫。正当魔鬼们欢庆的时候,切丹逃出魔宫,跑到草原上去呼唤她的恋人。魔鬼们也追来了,切丹被迫跳进了一个深潭。牧马青年听到呼唤,赶来相救,勇敢地杀退了魔鬼。当他发现潭里已死去的切丹时,万分悲痛,跳入潭中。这时潭里涌出滚滚涛水,淹没了魔宫,淹死了魔鬼们。于是,一对恋人的真诚致爱和悲痛泪水,化成了这个高原大泽——赛里木湖。
   
    那时的我,被这个传说深深打动,心底里那片草原上高高的天空、清澈的湖泊就再也抹不去、挥不掉了。
   
    沿着准葛尔盆地的南沿,进入博尔塔拉大草原时,天气变了。再沿天山北支的博罗霍洛山脉而上,天开始下起了小雨。窗外,很快是大片的云彩和雾气了。过不了几分钟,天又放晴了,而那片草原和水啊,在明净的蓝天下,神秘地出现在眼前,我忽然呆了,世里世外,已不觉自己的存在。
   
    远行的车走了,草原上留下我们,在黄昏的天空下,静静地站着。看不到边的湖水,深蓝深蓝的,远处的炊烟和帐篷平静地四散着。
   
    我们往远处的帐篷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那片湖水。
   
    一顶帐篷的外面,四、五个小孩在扔石子(一种游戏,用毛编的一根绳,长约半米,末端有一个小孔套住石子,扔出去,扔的准的,可以在放羊时控制头羊。所以,牧区的孩子从小就练就这一小本领)。看见我们过来,自自然然地说:“阿爸、阿妈放羊去了,奶茶煮好了,进来吧。”屋里正忙碌的老奶奶对我们说着什么,表情一样是充满友善和仁爱的。
   
    喝完了一大碗香浓的奶茶,所有的疲惫都消散了。在夏整理行李时,我拿起一件外套往草原狂跑而去。近了赛里木湖,放慢脚步,静静地朝它走去,那片如镜般平静的大湖,在斜阳的照耀下,慢慢变成淡红。
   
    再没有比独自坐看黄昏更让我喜欢的了。
   
    轻轻呼吸着透着冰凉的空气,回想城市之中的喧嚣,一种特有的平静充满了胸怀。
   
    暮色更浓了。远远的,夏在唤我回去。
   
    男女主人已经放牧归来,邀我们与他们一起吃饭,主人典型的哈萨克人长相,脸色黑里透着健康的红。夏因为是第一次到新疆,在这样的环境里吃饭还有些拘谨,她把馕掰成小小的一堆,手抓肉撕得一小块一小块往嘴里送。而我早已是手拿一大块肉,就着大碗的白酒畅饮了。男主人高兴地用哈萨克语为我们唱了一首祝酒歌,最后一句专门重复了两遍,第二遍是汉语,我记得是“愿你做个幸福的人”。
   
    夜,已经完全将草原覆盖了。
   
    女主人阿德娜依大姐端来热水,先让老奶奶洗,又一把抓过小一些的两个孩子,三两下脱光他们的衣服,将他们丢进盆里,搽洗着黑乎乎的脸和手。尽管是夏季,草原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可两个小家伙却在“咯咯”地笑。洗完了,一手一个抱起来扔到地毯上任他们去玩。
   
    在大家休息之后,阿德娜依将油灯熄灭,然后静静地忙碌着。我轻轻走出帐篷,见她正在馕坑边烤馕,走过去想帮她的忙。她和气地对我笑笑,示意我多穿点,又坚持只让我做往馕上抹油和皮牙子(洋葱)的工序,而和面、往热馕坑中拍馕的活却怎么也不让我干。
   
    最后一批馕烤完后,我去睡了。阿德娜依则继续在整理第二天上山所需要的东西。
   
    她什么时候睡觉,我已不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起来时,奶茶已经煮好,远处,是女主人从湖边汲水回来的身影。等她回来,收拾行装,便与男主人骑上马,赶着羊群上山了。
   
    孩子们撒开了去玩,奶奶开始清理大堆的羊毛,我到湖边看夏写生。有几个孩子对她的红红绿绿的颜料颇感兴趣,伸着小手央求要一点,然后互相往脸上抹,一时间,笑闹声、叫喊声活泼了这本是寂静的地方。
   
    我离开他们,绕着赛里木湖慢慢地走。这布满了黄色蒲公英花的湖畔,正是当年通贯中西的“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千余年间,多少胡姬在这里翩翩起舞,多少客商、骆驼在这里风餐露宿?那驼铃、撒巴依、手鼓的回音,曾几度在赛里木湖上飘过……
   
    蒙元时期,成吉思汗西征,命令他的二太子察合台率兵在此“凿石理道”,打通西去伊犁平原的驿路。那纷踏的马蹄鸣,铿锵的刀斧声,是否惊碎了这湖水的静谧?
   
    时至近代,曾为钦差大臣的林则徐,被贬到伊犁时也曾路过这里,漫漫的古道上,这洁净的湖水可曾饮过他疲惫的坐骑?这仙境般的赛里木湖,是否舒解了这位禁烟英雄的愁容?
   
    而今天的哈萨克人,又是历尽了多少游牧的艰辛才到达这片土地的呢?
   
    几天过去了,我和主人去放了一次羊,骑一匹小马,神气活现地出发,疲惫不堪地回来;帮奶奶打了半天的奶疙瘩,胳膊酸得端不起奶茶喝;而夏,几天来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笑嘻嘻地说她找到美丽的“切丹”了,还神秘兮兮地说暂时不让我看她的创作。临走的前两天,她远远地躲开我们,没命地画着。第二天,天快黑了,才允许我过去,在她脚边的草地上,铺满了一张张油画的小样,基本上全是阿德娜依大姐:湖边汲水的身影、烤馕、放牧归来时骑在马上的英姿……每一张画她都用鲜艳的头巾来装饰这位朴素的妇女。有张画是奶奶在打奶疙瘩,表情谦和而动作有力,脸上的皱纹是粗线条的:饱经风霜而又充满仁爱。
   
    走的那天一大早,阿德娜依大姐天没亮就起来给我们做吃的,孩子们知道我们要走,也早早地爬了起来,但却不象平时那样唧唧喳喳。等我们收拾妥当时,男主人也已经套好了马车,准备送我们去车站。
   
    奶奶把我们抱了又抱。孩子们已经爬上了马车,又被他们的母亲拉了下去。马车走了很远,还能看见他们的帐蓬和他们小小的身影……远远望去,阿德娜依大姐的身影由湖中升起,她的周围真的是飞翔的百灵,舞动着白色的翅膀,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奇异 的光芒。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