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文章内容


北京鬼宅探秘 亲密接触朝内81号院


时间:2007-5-18   阅读816次

    这是一个秘而不宣的计划,在计划完成之前我甚至没有告诉我的家人。
   
      我们于 2006 年 03 月 25 日夜 8 点至 9 点这段时间里,来到位于朝阳门的朝内大街 81 号院进行了一次探险活动。对于这里,我们从网络上获得的信息只是曾经一些人的探险记录,因为据说,这里是北京著名的四大鬼宅之一。
   
      这个提议最先是我的诗人朋友罗肖告诉我的。在此之前,这个地方并非无人问津。据说《永不瞑目》曾经还在这里取景。还有一些北京城市探险的先行者来过这里,在他们的诸多探险经历之中,最后提及的便是这座位于闹市之中的朝内大街的 81 号院。这个名不见经转的地方居然胜过了一些墓地、废旧的工厂而跃居京城四大鬼宅之首,可见必有其过人之处。
   
      在此之前我和罗肖曾经前往踩点。即使在白天,这个地方也显得与繁华的朝阳门闹市格格不入,很是特别。院落位于朝阳门桥以西的朝内大街,院落不大,但是由于周围都是新建的写字楼便显得这个院子里的几座鼓楼异常诡异——大概三四层高,明显的是西式建筑风格。突出的阳台,棕黄色的墙砖,顶楼的天窗以及圆形的石砌窗棂。可以看出窗户大都残破不堪了,但似乎也没有人进行修缮和维护使得更有被人遗弃的感觉。院子里有棵大树,因为天气还没变暖树上毫无新叶,这树异常高大,看来也是一颗老树,枝杈繁多显得张牙舞爪。在院落里孤零零地倒也和鬼宅的气氛相辅。院子门口有一片矮房,大概是看门人的住所,青灰色的大铁门紧闭,上面用红色的漆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大字:朝阳区 朝内 81 号。
   
      走了一周,最大的难题是选择进入的地点。由于看门人的顽固,正门进去时不大可能。我们甚至想到了用一些烟酒贿赂看门人,但之前罗肖独自踩点的时候曾与看门人交涉,用“记者采访”的名义都没能进入。看来进入这里不能使用常规方法了。环顾整个院落,正门一侧的墙都很矮,大概 1.8 米 左右,但距离看门人的宿舍太近不便于翻墙而入。东面的墙与一片杂乱的院落相连也不便进入。看来只有西边了,西边是一条人烟稀少的胡同。西侧的墙有一段大概 2.5 米 高,大概是最理想的进入点而且墙壁上的还有人为破坏出的砖空,一定是那些先行者们留下的足迹,方便后人攀登而用。再往里我们发现了另一段 3 米 高的墙和一扇大铁门,同样的高度,这里可以翻到西楼的背面,如果能从这里进入倒是不容易被人发现。最后我们还是觉得从 2.5 米 处的矮墙进入还是比较可行。尔后便回去准备东西去了。
   
   
    ·集合
   
      25号这天晚上 8 点,我们一行四人(我、老王、罗肖、程那)在朝阳门地铁集合。比起网上一些资料里的先行者们的周全准备我们的工具都显得有些过于简单——三个头灯和一个手电,还有罗肖自制的一个攀登的工具,我的胶片相机和录音器,仅此而已。这个时候天已经尽黑,路灯已经亮起,这一天挂了一天的风,这样的天气倒是很配合我们的行动所需要的气氛基调。于是众人不由得兴奋起来。
   
      ·进入
   
      来到朝内 81 号院,正门仍然紧锁。从正门的空洞中窥探,里面还是比较平静。于是走到西边。结果失望地发现西边的墙面重新修葺,便于攀登的砖空都被填平,墙顶还有许多混合在水泥中的碎玻璃。看来从这里进去的初步计划已经不能实行了,于是我们把目标转向 3 米 的高墙以及那个铁门。
   
      考证了一番可行性,我在老王的帮助下,翻上了铁门,扶着砖砌的门柱跨到了门的另一侧。终于我可以踏上这个神秘之地,拿头灯一照,一些灌木周围和下面的地面满是垃圾,随意丢弃的一些爆竹皮以及朽木、塑料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废物。踩到上面并不实,于是我告诉其他队友翻墙时需要小心,以防崴脚。罗肖用上了制作的简单的攀登用具,但却实用。程那和老王顺利翻墙后我们一行人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探险。
   
      ·院内
   
      我们的目标是主楼,在此之前我们需要看清这个院落以及找到入口。沿着楼的墙边前行,每一步踩到的都是长久没有打扫得垃圾堆成的地面,所以吱吱嘎嘎的声音一直没有间断。尽管这里是楼房得背面,但是原子旁边的一个阁楼上有一面巨大的玻璃里面的灯大概是声控的,每当有响动便会亮起,为此我们尽量放慢脚步并且不时关掉头灯以免被人发现。很遗憾我们绕了半圈没有发现入口,所有的窗户都又小又窄,门都紧锁。尔后我们绕到了东楼的背面——同样是一片废墟,这里有一段矮墙,矮墙的对面就是那棵张牙舞爪的高树和看门人的宿舍。我们等了好一阵确认没有被发现之后从正面绕到了东楼的侧面,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栋更加破败的矮楼
   
      据说这里曾经是个办公室。据我们所知在此之前这里曾作为某机关单位使用,但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所有人员都集体迁出,更为这个院落增添了诡异的气氛。矮楼大概三层,每层都有大小相等的几个屋子,当然里面已经空无一物,甚至是破烂不堪,有一个很矮的房间大概是厨房或者烧水的地方,旁边就是厕所——从墙上的瓷砖可以看出。我们勘察了一番,发现可以考虑一下从废楼一侧的窗户旁爬上二层楼再从二层楼爬到三楼翻窗户进到主楼。我爬上去勘测了一番发现从一楼到二楼还算好爬但是再上一层就不容易了。于是我们只得从矮楼的后面返回,看有没有另外的入口。
   
      ·入口
   
      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我们在主楼的东侧居然发现了一扇没有窗户的木门——仅有的窗棂无论高度还是宽度都可以翻越。但我们再次仔细勘查后发现,这么重要的一个入口居然只用一个软铁丝随便拴了一下。尔后轻易地扭开铁丝——门轻轻地开了。
   
      这时天已尽黑,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我们关了头灯,不如了传说中的鬼宅,真正意义上的探险逐渐步入正题。
   
   
    ·一层
   
      在头灯的帮助下我们得以看清楼内的陈设。一地的墙皮、半途而废的装修材料以及废旧木料。由于疏于修缮,那些木料大都干枯得不成,要不是两边窗户都已经没有玻璃风道畅通,否则这些木头一定已经腐烂。我们排成一行前行,每走一步都有清脆的破裂声。一进门我们就发现了通往楼上和地下室的楼梯,于是决定先探索一楼。在一个拐角处我看到地板上的一个空洞,扔了一个石头,等了几秒钟才听到落地的声音,看来地下一层也并不矮,上面的房顶——也就是我们脚下的地板很薄,于是我们拉开距离,以防过重塌陷。从这个入口进入大概能看到 4 、 5 间屋子,大小基本上都一样,尽头的房间稍微大一些,头顶的天花板可以看见已经形成了可怕凹度的木料,看来房倒屋塌只是时间问题了。在楼梯的另一侧,我们看到了一间小屋,长条形的窗户已经只剩下了窗框,外面树影摇曳,很有效果,于是拍照。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些没有被垃圾掩盖的地板。是那种欧式的花纹方砖。这一点也证明了这栋楼曾经作为洋人的教堂存在过一个时期。
   
   
    地下室
   
      罗肖走在最前面,其次是程那,老王负责录音,我断后并拍照。沿着楼梯下行,我们走到了地下一层。楼梯是那种非常古旧的木制楼梯,上面有一些雕刻,由于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似乎比那些埋在垃圾中的碎木更加脆弱,踩在上面吱嘎作响。小心谨慎地走下楼梯,进入了地下一层。后来想了一下应该带一个蜡烛或者打火机用来测定氧气,但由于准备仓促除了头灯和记录设备我们只带了一颗好奇心来到了这里。但是还好地下室并没有所谓的瘴气,但是如果没有头灯是绝对伸手不见五指。破旧的程度比一楼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所幸的是这里可以肆无忌惮地开着头灯不必担心被人发现。地下一层也是一些空荡荡的房间——在尽头的一间屋子我们看到了唯一一个像样的家具,一张桌子,孤零零地立在屋中。墙皮几乎脱落殆尽,露出一些水管以及其他不知所用的管道,一些通风的窗口也被堵上,在这里我们留影、录音而后返回。在楼梯旁的一间小屋里的陈设最令人感到毛骨悚然。房屋中间的地面上有一个 一米 五米 见方的木地板,上面有个门把手,拉开把手,一条隐秘的楼梯展现在我们面前,下面一片漆黑。我们决定先看楼上再返回探险地下,毕竟这里更加封闭,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据说这个建筑地下曾有长达几公里的隧道通往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二楼
   
      从地下一层返回,我们爬上二楼,再次体验木制楼梯带来的特殊音效。在二楼可以清楚地看到破旧的窗户,据说曾经这些窗户都配有彩色玻璃的。其实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KB的感觉,不过如果一个人深夜探访还是很吓人的。窗外阴风肆溢,窗内树影摇曳,楼梯上落满了陈年的枯叶。在二楼尽头,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大概有学校的一个教室大小,这里可以将外面的枯树和院落一览无余,罗肖说这里很适合开 Party 大家正说笑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喊道:“你们下来!”
    二楼
   
      从地下一层返回,我们爬上二楼,再次体验木制楼梯带来的特殊音效。在二楼可以清楚地看到破旧的窗户,据说曾经这些窗户都配有彩色玻璃的。其实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KB的感觉,不过如果一个人深夜探访还是很吓人的。窗外阴风肆溢,窗内树影摇曳,楼梯上落满了陈年的枯叶。在二楼尽头,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大概有学校的一个教室大小,这里可以将外面的枯树和院落一览无余,罗肖说这里很适合开 Party 大家正说笑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喊道:“你们下来!”
    看门人
   
      也许是我们说笑的声音太大,也许是我相机的闪灯的缘故,终于被人发现,一个老头的声音:“你们下来,这楼很危险。”于是我们赶忙关上头灯,静默了一阵看没有了声响才蹑手蹑脚地朝楼梯走去。刚上楼梯,那个声音又叫了起来:“快下来,你们快下来吧!”而后便是沉重缓慢的脚步声。罗肖和程那赶忙走向三楼,老王藏到了一间屋中,正要上行的我被看门人撞个正着。“快下去吧,这楼快塌了很危险的!”于是我解释说看看就走,看门人一再强调楼的危险,于是我说楼上还有好几个人我把他们叫下来,而后看门人便下楼,一边下一边还在说:“快下来啊!”于是我继续上楼,罗肖从楼上走下说顶层还有个阁楼,于是我和程那沿着楼梯向上。由于已被看门人识破我们倒没有了任何负担,像一个旅游者参观景点一样惬意的走着。在三层网阁楼的一段楼梯的拐弯处,楼梯有一段已经没有了栏杆,后来想想这段倒是整个行程里最有危险性的部分——尤其在下楼的时候若不注意很有失足落下的危险。想想都后怕得一身冷汗。还好我们顺利登顶,顶楼地板上也有一扇盖住楼梯的门板,而屋里空无一物。而后返回楼门口,看门人已在门口等候多时,我们一行四人鱼贯而出。程那与看门老头攀谈起来,问道这里闹鬼么,老头哈哈一笑说,我在这三年了什么也没看见过。
   
      当我们请与看门老大爷合影的时候,老人说,那可不成。被领导看见就不好了。想来也是,人家看门就是为了防我们这些探险者,如果看见我们的合影就有丢饭碗的危险了 ~ 。总之最后照了几张照片,老人开了大门,坦坦的走出了大门,探险圆满结束。
   
      ·尾声
   
      这个时候一辆厢式货车不知从哪里开了过来,开进了 81 号院。老人关上门,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现在大概晚上 9 点半了。
   
      ·午夜 12 点
   
    老人提着油灯走进老楼,下一层,打开那我们没有去探访的地下二层的木门,说了一句:孩子们,出来吧……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