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男女 >> 文章内容


在我们周围真的没有淑女吗


来源:北京语言学院   时间:2006-4-9   阅读1267次

      在骑车去圆明园的路上,阿忆老师一直默默无语,我知道准是他的女朋友又和他无理取闹了,他那位高雅的女朋友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发雷霆。我们在福海边找了一张长椅,老师双腿伸向前方,肩膀滑到靠背中部,慵懒地承受着宁和的阳光。
   
    “炊溪,今天,我要教给你一个已经消亡的词汇,这个词叫淑女。”老师凝望着远方的废墟,一句话和另一句话之间有着相当长的停顿:“你在英语世界里,很难找到一个恰当的对应词来翻译她,就像你在这块曾经盛产淑女的土地上越来越难以发现她一样……淑女要它的儿女读书,把他的丈夫变成绅士,让全社会弥漫着书香……每一个淑女云集的朝代,全中国都呈现出祥和……淑女纯静,在草坪和饭店之间,她一定选择草坪……她们是美好的女人,就像今天的阳光一样灿烂……淑女是社会的明灯。”
   
    我激动万分,悄悄离开陷于沉思中的老师,打算自此后,按图索骥,寻觅淑女。我相信,迄今为止,“淑女”是我掌握的中文名词里最动人的一个。
   
    我首先在和平商场发现了一个可能是淑女的女人,她很有姿色,浪漫地领着她的两个双胞胎儿子。我尾随他们,向王府饭店走去,在进旋转门的时候,一件意外的小事改变了我的判断。另一位和善的女人从饭店里出来,大概是困为两胞胎长相很俊,她朝他们慈爱地笑了一下,不成想,两个小孩像脱了缰的小野马一样,追着那位可怜的妇人,吐了好几口吐沫,这中间,我看见他们的母亲长一直在满意地微笑。
   
    我失望地沿着大墙行走,发现另外两位有可能是淑女的女人,我随她们一直走进东单公园。谁知,两条窈窕的倩影刚在一张长椅上坐定,她们便像两只叫做老西子的北方鸟一样嗑瓜子,把瓜子皮吐得满地都是……我无比失望。
   
    一连几天的寻找,我每每大失所望,又每每激励自己锲而不舍。而且,我的目标很简单,只是要找到一位淑女,把老师的现任女朋友替换下来。
   
    终于有一天,我可以给老师打电话了:“阿忆,我在东四发现了一位淑女!赶快打的到阿静餐馆!我和淑女在那儿等您!”
   
    那是一个凉风习习的秋日,清秋中走出一位倩女,她穿着露膝短裙和后根儿高7厘米的鹿皮鞋。寒冷中如此正规爱美,令我这个以舒适为原则的美国妞自愧弗如,想必这位倩女一定生活得很认真,估计就是老师说的淑女!
   
    老实说,我盼着出点意外,考验她一下,汉光武帝教导我们说:“疾风知劲草。”
   
    天如人愿,我跟踪她快到东四十字路口时,一辆飞驰而来的出租车紧急掣动,在斑马线内,把倩女撞了个趔趄,倩女的手重重击在车头上。她红颜一笑,反倒轻盈地朝驾驶室里道了声“对不起”。这种得理让人的高雅姿态,与普通女人斤斤计较的天性比起来,很有吸引力。我在心里举起一块裁判牌:“回答正确,加10分!”
   
    接下来,考验更严峻,那出租司机跳下车来,抓住倩女不放。他大喊大叫,说倩女撞凹了他的车头。大约过了15分钟,交通阻塞,倩女仍未走脱,只见她愤怒地掏出5五张100元的人民币高扬在空中,高声发问:“哪位汉子愿意出来,替天行道,抽这人两巴掌,我以让全部工资酬谢!”众人大笑,但没有男人愿意出来惹事。
   
    于是,我拨开众人,一边冲倩女大喊,“回答正确,再加10分”,一边嘟嚷着,“这事儿,还得看咱穆桂英的”!我朝司机奔去,大喝一声,“哦去你妈的”,便当胸一拳,把他打回驾驶室。司机见女洋人出手这么厉害,骂得也很专业,惊魂未定,开车跑了。
   
    我深情地拉上倩女,把钱放回她的钱夹,一同去阿静餐馆给阿忆老师打电话。
   
    老师如期而至,一边夸赞倩女美丽,一边用英文告诉我:“吃饭的时候,有两样东西最能检验淑女,一是面条和菜汤,一是豆腐。你不用知道别的,只要听她食前者是否有声,看她吃后者是否沾唇,你就可以知道她到底是不是淑女。”
   
    阿静没有面条,老师便点了豆腐和蛋汤给倩女吃。出乎我的意料,倩女把饭吃得是稀里哗啦,常常是含着满嘴菜叶攻击祖国。
   
    老师手把酒杯,不动筷子,每当他感到共餐者缺乏教养,他总是这样。
   
    不久,倩女开始大谈缺吃少穿没有化妆品,因此很羡慕娼。她谈了她的梦想——洋房、洋车,还有时不常能住一下五星酒店的能力——直说得满嘴是豆腐末,然后呼噜呼噜地喝汤。老师用英文喃喃自语:“我经常不知道在我身边吃饭的,究竟是人,还是一匹马,这简直让我厌食。”
   
    把倩女送进面的,老师转身便唱“我是一只小小鸟”,行人莫名其妙。
   
    他牵着我的手,向朝阳门小街走去,那里隐匿着昔日的孚王府,我们在正殿前的紫藤下坐了一夜,心驻废宅,追望冷月,痛悼淑女时代的完结。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