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男女 >> 文章内容


情人 只是一个瞬间


时间:2004-9-28   阅读792次

     曾有一度,我成了一个迷信的小女人。每个夜晚,我在灯光下研磨那些世界上最艰涩的文字。如此孜孜不倦,其实不过是为了求证一点命运?关于我和一人叫做“颜峻”的男人。当我的智商因为我和他的爱情而变得非常可怜的时候,我只好从易经、八字、紫微斗数、星座运程里去寻找一些与未来有关的暗示。
   
      冬天的下午,我从北京的远郊云岗颠簸了两个小时来到东三环的FRIDAY'S,在靠窗的座位上用热牛奶暖着冻得已经有些麻木的手,然后,我给颜峻打电话,我说,我在FRIDAY'S等你,我想见你,你过来吧!颜峻说,恐怕不行,今天我有太多文件要处理,都是明天一定要带到美国去的。我说,不要紧,你忙吧,什么时候忙完了什么时候再过来,反正今天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之后我每隔半小时给颜峻的办公室打一个电话,每隔半小时都听到颜峻一个耐心而温和的回答:快了、快了。当我打到第六个电话的时候,颜峻用一种抱歉的语调说,涓涓,你先回去吧,真的,我还有太多东西要整理。
   
      这时候,FRIDAY'S里的人开始稀少了,对面和旁边的位子换了一茬又一茬人之后,空了下来,在长长的几小时里,只有我始终坚守着,热牛奶、热咖啡、热橙汁都在我手里一点点冷下去。我想哭,我说,颜峻,明天你就要去美国了,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见你一面,怎么样我都要等着你。颜峻沉默了一会,说,好,那我再快点。时间快着慢着地走过去,FRIDAY'S里灯光依然明亮,人已寥寥无几。一些情侣偎依在一起说悄悄话,看外面的夜景。我依然等待着那个名叫颜峻的已婚男人。
   
      与颜峻的偶合,简直是一个让人哑然失笑的轮回。在颜峻以前,我遇到的也多是已婚男人。我并不是一个物化的女人,只不过因为年轻,所以不大经得起真的假的爱情的诱惑。那就象一个加在我命运上的符咒,快乐着,疼痛着,也享受着,爱到最后,就象电影上的“THEEND”,一点办法没有,再等下一场吧,结果终不免还是一个“THEEND”。在上一次爱情结束之后,我感觉到自已累极了,我对自己说,我从此不会再碰已婚男人了。
   
      然而,我碰到了颜峻。那个早晨,我提前半小时进入写字楼,想趁老板来之前复印一份资料,然而公司的门还没有开,我在写字楼里转来转去,希望能找到一扇开着的门和门里面一位好心的秘书小姐。在上面一层,我终于找到了这样一扇开着的门,但里面并没有一个好心的秘书小姐,而是一个高大俊朗的男人,领带的颜色非常好看。我猜他大约是一个高级白领,没办法,只好求助于他了。他很痛快地带我到复印机前,说,没关系,你印吧。然后他又很耐心地教我该按哪个按钮。在我复印着的间歇,他走过来问我,没什么问题吧?那语气象是在对一个小孩子说话,我冲他笑笑,他大概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了,在他眼里,我当然是个小孩子。所有的资料都印完了,我对他说声谢谢,出门前,他递过一张名片,说,以后有事可以找我。我看一眼他的名片:颜峻,美国**公司北京分公司总裁。天呐,这个八点半就出现在公司的“高级白领”原来是这家公司的总裁!
   
      以后,我知道颜峻每个月有一半时间在美国,一半时间在北京,只要他在北京,每天一定是八点到公司,而且每天也一定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人。
   
      不久,我的一位朋友申请了一项专利,他想推到美国去,看看有没有美国资本家愿意收购他的专利。我想起了颜峻,就约他出来吃饭。颜峻开一辆黑色的本田雅格,从我们第一次相约吃饭开始,每一次他都是先把右边车门打开,等我坐好他替我关上车门,然后绕到左边开门上车。我问颜峻:你有情人吗?颜峻说,没有。我问: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没有?他说,我太忙了,99%给了工作,1%给了在美国的家,我拿什么给情人呢?隔了一会,他又说,去看我在上海公司的时候,曾经有个女孩,对我很好,我不知道那算不算我的情人。最后,她离开了我,因为受不了。除了我太太,我想大概任何女人都受不了我吧!而就在这个时间,我正坐在FRIDAY'S里,因为想念着这个已经结婚并且让任何女人都受不了的颜峻,我必须在这里等待和忍耐。
   
      夜里一点,颜峻来了,带着一身寒气坐在我对面。他摘下手套,握住我的手,说,小丫头,等急了吧?他的手是凉的,但传达出的内容却是温热的。我说,我想你,想极了。我们对坐着喝完一杯饮料,颜峻说,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从城里回云岗的山路很黑,隔很远很远才有一盏路灯。颜峻专注地驾着车,我坐在颜峻旁边,把手放在车档上,颜峻的手覆盖着我的手,换档的时候,他的手微微地用一点力,一种很真实的温度从他指间传过来。
    (千龙新闻闻)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