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男女 >> 文章内容


我生命里的灰姑娘


作者: 酒 精    时间:2005-1-25   阅读1120次

       年轻的消防员进入那片树林的时候,太阳正高挂在天上,因为没有云,所以,树叶的光亮毫无掩饰地显得鲜艳而生机盎然。他走进树丛深处,判断出路人已经不能发现自己,于是面向一棵很老的梧桐树准备把这里当作临时厕所。正当他吹着口哨解开裤扣的时候,树后的草丛中露出的一大片白色影子吸引了他,他探头细看,乱草无法遮盖,那片白色的东西,是一具一丝不挂的尸体。
      年轻的消防员狂叫着冲出树林,外面的马路上,他的战友们正在收拾消防演习的器材。
      中午时分,隔离厂区和生活区的防护林带周边,停了无数辆警车。我骑着单车经过那里时,警察盯着我看了许久。那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知道才后来,我正经过被侦察的现场。据说,那是一具女尸。于是我对警察的眼光产生了严重的疑虑,尽管我是一个男人,可是我矮小瘦弱,我连女人的是身体都没有碰过(当然除了我母亲),我怎么可能去杀害一个活生生的人呢。然而,这已经无可厚非。就如丢失了钱包的人回到现场看到一条狗经过也会产生怀疑一样,是不是狗拣走了钱包?现在,那条手无寸铁的狗就是我,因此,这天下午,我被叫到保卫科,在树林边盯着我看的警察正坐在里面。
      这个叫老洪的警察在询问我那几天的详细行踪的时候我的心里反复地哼唱着一首歌,歌词好象是这样的:爬上飞快的列车,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因为老洪的身份和名字让我想到了《铁道游击队》里的那个大队长,后来看上了寡妇方林嫂的那个游击队长。
      因为紧张,所以我一边唱歌一边为自己打气。后来老洪终于说你可以走了,我跳了起来,并且非常希望如一名普通的游击队员那样上前紧紧握住他手说:“同志,太谢谢你了”当然我没有,我只是垂头丧气地说了一声“再见” ,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说实话,我的确进经常进那树林,进去的目的,恰恰和年轻的消防队员一样。但是不同的是,我没有发现过任何尸体。现在我非常后悔我不该经常走进树林子,但是这个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了。
      现在我成了杀人嫌疑犯,几乎每天我都要被叫到保卫科反复调查那几天的情形。我说我进去只是撒尿,许多人走过的时候都会选择去那里小解,因为附近没有厕所,而且树林的确很隐蔽,适合做司机等过路人的临时厕所。在我诉说期间老洪一直看着我的眼睛,似乎由此可以看出我心里的秘密。而我心里,的确有一些不能让他们知道的秘密。比如说,凶杀案的前一天,我和小眯去那里约会了。
      小眯是我们公司的实习生,我决不能暴露她,否则她会被开除的。我长的不帅,我个子只有一米六十五,对于一个男人来讲,这无疑是半个残废。没有女人喜欢和我走在一起,因此当小眯答应我的请求时,我激动得一夜没有睡好。
      那夜,我和小眯走进树林子时,天上没有半颗星星。小眯颤抖着声音说我害怕,我很想上去抱住她,她小小的个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我是不会去抱她的,因为她还是一个学生,我还记得她来公司实习的第一天,她怯生生地说:“组长我会听你的话的!”
      我就是小眯的组长,我们这个信息组只有三个人,除了我和小眯,另一个是老板的小姨子,她一周能来上两天班已经不错了,老板照旧发给她工资奖金,我就没有去管她的必要了。
      小眯上班很认真,我说什么她就干什么。在这以前我从来没有被哪个女孩崇拜或者喜欢过,但是小眯来后,我觉得自己伟大了许多,也有了影响力。她经常忽闪着她那双明亮的眸子问我一些我看来极为幼稚的问题。比如,小眯会问:“组长,我们公司里那么多女孩,你为什么一个也看不上?”
      我哪里是看不上她们,是她们看不上我啊!这种时候我总是满脸严肃地说:“小孩子别管那么多,我是那种随便就能看上谁的人吗?”
      后来我听说小眯没有家人,我就觉得她象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那样可怜。所以有一次我说小眯什么时候我带你出去逛逛,她只是笑咪咪地不说话。
      就在前天,我又一次对小眯说:“小眯,周末休息准备去哪里玩?”
      小眯摇头说没有地方去,在宿舍洗衣服。我就自告奋勇要带她去探险,小眯的脸上开始出现了向往的神色。于是我说你去过那片防护林吗?那里可以呆一窝土匪了,好大一片林子,草又多,躲在里面根本找不到。
      没有想到小眯真的对那树林子感兴趣了。于是前天晚上,我带她去了防护林。之所以选择晚上是因为我觉得晚上的树林更深邃,更能让人联想到关于爱情什么的。如果有可能的话,草丛里会跳出一只癞蛤蟆,我想小眯一定会尖叫着扑在我怀里,于是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小眯的男朋友,那灰姑娘就是我的了。
      但是那天晚上小眯还没有走进树林深处就开始害怕起来,我拼命鼓励她不要怕,她却哀求我快回去,吓死人了。于是,我们原路返回。
      我非但没有实现做小眯的男朋友的愿望,而且,第二天,树林子里发现了一具女尸。
   
      今天,老洪又找我去谈话,他问我是不是喜欢唱卡拉OK,我说我喜欢但是实在唱的太难听所以从来不在公共场合唱。
      老洪点点头又问:“二十九日晚上你在干什么?”
      很自然地,我又开始在心里唱那首《铁道游击队》的主题歌,老洪盯着我抖动的双腿说:“那个女人死于二十九日晚上,现在已经查出来,她是一家娱乐总汇的领班。”
      “二十九日晚上我一直在宿舍,我一直在……”
      “可是门卫说你出去了”
      “对,想起来了,我去逛街了。”
      我发现我很倒霉,我唯一一次和女孩子约会就碰到这样的事情。那天,我是和小眯分开出公司大门的,大约三百米外就是树林子。因为小眯害怕,所以我们只呆了十分钟。出了树林,小眯说要回家看看,我把她送到了车站。然后自己就一路瞎逛,很晚才回宿舍。
      可是我不能说出来,小眯是一所中专的实习生,他们学校有规定,学生实习期间不能谈恋爱,否则予以开除。尽管我和小眯仅仅去了一趟树林子,那也根本不能算是谈恋爱,但是谁能相信一个三十岁的单身男人和女孩子在树林里约会那不叫谈恋爱?连我自己都怀疑不久的将来,也许小眯会成为我的老婆。
      为了我将来的老婆的名誉,我决不能承认我们去过树林,我一定要保守秘密。于是我一口咬定我逛了一晚上的街。老洪说你可以回去了时,我为自己的临危不乱感到非常骄傲,而且我的心里也充满了英雄救美的豪情气慨,因此当我红光满面地走出保卫科回到办公室时,我几乎觉得我是从渣滓洞里走出来的地下党了。
      小眯在办公室等我,她脸色惨白,忐忑不安地问我怎么样。我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什么也没有说。”
      小眯没有因此而开心点,这个可怜的孩子,因为怕被开除吓成了这样,我一边在心里大骂老洪和所有其他警察的妈妈,一边劝小眯放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小眯勉强地露出一个苦笑。
      老洪象一只无所事事的老山羊一样背着手在我们公司的大门和树林子之间走动,那段仅仅三百米的路,他却对此深感兴趣。每次碰到他,我就忍不住想问他:“大队长,有没有发现了敌情?”,尽管我没有问出口,但是老洪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盯着我看好久,似乎在说你看着吧,快破案了。
      我就不可抑制地在心里大骂他废物,三天过去了还没有破案。我希望凶手快点找出来,这样老洪就不必每天找我谈话,小眯也不用担心被开除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刚进办公室就听到尖利的警车鸣叫声进入公司大门。小眯脸色苍白地看了看我,我有点莫名其妙,难道老洪已经找到了凶手?该不会是来抓我吧。
      我和小眯同时听到走廊里响起了多个人同时走来的渐渐逼近的沉重脚步声,然后,我的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老洪、保卫科长,还有总经理站在门口看着我和小眯,眼光悲哀无奈,我觉得我快要昏过去了,因为这无疑是来抓我的。
      我闭上眼睛伸出双手准备让老洪旁边的那个拿着手铐的年轻警察铐住我,我想我被带走前还要对小眯说“我是冤枉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并且我还要向她煽煽眼睛,挥挥被铐在一起的双手捏成的拳头,我准备做的这些举动的意思是想让小眯不要说出我们约会的事情,一定要坚持,为了自己的学业和工作,还有名誉。
      可是我想错了,当我还沉浸在英雄主义的幻想中时,老洪走上前一步说:“江小眯,你被逮捕了”
      那群人带着小眯一窝蜂地出去时,我追到门口大叫“有没有搞错,我手都伸出来了为什么不抓我?”
      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所有其他办公室的人都伸出脑袋看站在走廊里大叫的我。我对他们吼道:“看你妈的头啊!”然后我发现我的眼角里竟然有泪。
   
      几天以后保卫科长找我谈话,他说你是小眯的组长,回头去拘留所做做她工作,和她说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别什么都不说。我记得我跳起来冲上去打他,旁边的人把我拉住了。从小到大我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一直是别人冲我来的,小学的时候还尽受女孩子欺负,可那天我什么都不管了。保卫科长竟然没有被我激怒,他说你冷静一下,听我跟你说一下来龙去脉。
      我在保卫科长的叙述中终于明白,也许,我永远做不成小眯的男朋友了。
      那一晚,我带小眯去树林子,可是小眯早早地回家却把那个女人带到了那里。后来,小眯用我给她擦沾了露水的鞋子的男用手帕把那个女人勒死了。
      保卫科长说一开始怀疑我是因为在现场发现我的手帕,小眯承认那手帕是我遗忘在办公室里的,她帮我收起来了,一直没有还给我,却成了杀人的凶器。
      可是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刚走进树林子,小眯就说有露水,鞋子湿了。我拿出手帕给她擦,她擦过后说洗干净再还给我,我没有反对。事情就是这样的,可是小眯为什么要杀那个女人?
      我被保卫科派去做小眯的思想工作,那天下雨了,我湿漉漉地走进拘留所的接见室时,看到小眯被女警察带了出来。我看到她的虚肿的眼皮掩盖了以往眸子里的那种小鹿一样的怯懦的光芒。我为他擦去不断滴下的眼泪说:“小眯,告诉我,为什么?”
      小眯说你知道吗?那个女人让我爸爸离开了妈妈和我,妈妈为此自杀了,我要亲手杀了她才解恨。
      我说你真傻,你为什么不叫我帮你,我力气大,我是男人啊!
      小眯失声痛哭起来,她还是叫我组长,她说组长谢谢你,谢谢你,接着哭得什么话也说不下去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那片茂密的防护林,那里,是我和小眯唯一一次约会的地方,时间是十分钟。然而就是我的馊主意让小眯找到了一个借口。那晚,小眯和我分手后就去找那个女人了,小眯说她不想让人看见才找了这个地方,只是想和她谈谈爸爸的事情,没有什么其他意思,矮小瘦弱的小眯被那个女人看来不值担心什么,于是跟着小眯去了树林。
      没有想到弱小的小眯冷不防就用我的那条手帕把那女人勒死了,我难以相信,五十公斤都不满的小眯竟然有那么大气力,也许她自己也不会相信。可是,的的确确,小眯杀了那个女人。
   
      那片树林还是郁郁葱葱,路过的人不知道那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而我,在每一次走过时,都发现自己的面狭上有滚热的东西淌下来。于是我就唱歌,唱一首叫《灰姑娘》的歌:
   
      怎么会迷上你 我在问自己
      我什么都能放弃 居然今天难离去
      你并不美丽 可是你可爱至极
      唉呀 灰姑娘 我的灰姑娘……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