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 >> 文章内容


日本争论要不要做小国 名作家提议弃做大国


来源:环球时报   时间:2009-2-15   阅读192次

     “日本一直抱着做‘经济大国’和‘民主大国’的梦想,令很多人‘两眼放光’,但这种梦想与现实是不合拍的!”“日本要有做小国的思想准备。”“不要再勉为其难地让太阳升起!”这些话尖锐得让人有点吃惊,毕竟,它针对的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富国俱乐部中的“亚洲第一国”———日本。但这些话却是出自一位日本著名作家之口,并发表于一份极有影响的日本杂志上。回溯历史,每当国家遭遇重创,日本社会就会出现对国家定位的迷茫。在经济危机席卷全球,“信心恐慌”甚至大于实体危机的背景下,是坚持爬坡,还是随遇而安?在挣扎于历史梦想与惨淡现实间的日本,这样的犹疑再度显现。不过与以往一样,此番“小国心态论”依旧没能成为主流声音。也许,对现代日本来说,“小国”注定是其难以接受的姿态。
   
    “喂!我们要下地狱了!”
   
    日本读卖新闻集团旗下的《中央公论》月刊是一份非常有分量的杂志。该刊2月1日发表了在日本备受尊敬的作家五木宽之的文章———《衰退时代:日本应有的“觉悟”》,呼吁日本人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衰退时代,坦然地做一个能够受世界尊重的小国。现年77岁的五木宽之被称为日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最能“睁眼看世界”的作家之一,文风一向尖锐而不失稳健。这一次,他依然不乏惊人论调。文章第一个小标题就是“地狱时代”,称“如果把目前的状况比做登山,那么日本已进入下山阶段”。五木以“盛者必衰”的名言告诫日本人:“不要勉为其难地让太阳升起。”在文章中,他呼吁日本人“断念”,勇敢面对事实,“追求‘优雅的缩小’。做一个像希腊、葡萄牙、西班牙那样的国家”;因为曾拥有辉煌历史的这些国家,在悄悄退潮时,宁静而安逸。五木认为,日本也应该走这样的道路,“放弃今后经济继续高增长、成为亚洲领袖的目标,作一个受世界尊敬的小国”。文章最后,五木引用时隔80年再度在日本热销的红色经典小说《蟹工船》的开篇词:“喂!我们要下地狱了!”
   
    文章发表后,在日本产生了很大影响。日本《新华侨报》刊登著名报刊专栏作家莫邦富的文章,称五木的文章“带有一种孤傲的悲凉和先知者的痛楚”。这位专栏作家称,他本以为再过几年日本就会出现很多认同日本不再是“亚洲领袖”的文章和出版物,但没料到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并且是由以思索见长的五木宽之提出了“做葡萄牙、西班牙那样的小国”的彻底主张。与这些悲观论调相呼应的还有一个民调结果。4日,日本多家媒体报道了在17国举办的国际民调。结果显示,在主要发达国家及新兴大国中,日本人的悲观排位第一;对本国未来3个月的经济预测,认为“会好起来”的日本人仅占2%,与英国并列倒数第一;认为“会坏下去”的日本人占70%,在英国之后列第二位。
   
    相比之下,对五木的论点持反对意见的人更多。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5日在《每日新闻》“克服危机”专栏中作为第一位被采访者,直言“要有‘日本好机遇’的自觉”。他特别强调,金融危机令欧美受伤重,而亚洲受伤浅,正处于有利的态势,尤其是日本。他呼吁日本制定具有世界战略的内外金融政策,发出自己的声音,建设合理又“合情”的资本主义,“这是日本的机会”。中曾根康弘还批评某些人“对此毫无自觉”,“整天就知道吵闹‘坏事了!坏事了!’”还有不少人对五木主张日本做一个类似西班牙、葡萄牙的“可尊敬的小国”表示反对,认为这是日本舆论普遍不能接受的。日本记者伊吹智在《书的评论》杂志上撰文反驳说,日本在亚洲的理想地位,应该与英国在欧洲的地位较为接近;“如果日本变成葡萄牙或者西班牙,就等于在亚洲被边缘化,这不符合日本在亚洲的地位,也不符合日本的理想”。
   
    国际社会的“日本梦”
   
    与五木宽之的警醒不同,多数日本人还沉浸在自己是强国的情绪之中。其实,最常挂在日本人嘴边的并非“日本是大国”,而是“日本是亚洲最先进的国家”。这种优越感起源于明治维新后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也是长时间里唯一的一个工业国家。在多数日本人看来,日本总是世界第一,哪里也不如日本。
   
    日下公人是日本财团顾问、评论家。他在新撰写的《2009年日本将怎样?》一书中认为,今年之内,日元将继续升值,而美元将走向衰落。在他看来,虽然日元眼下急剧升值,但日本并没有受到太大打击,因为日元升值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日本的经济实力。言外之意日元应该更贵。他还断言,日本将成为美国的救世主。与日下公人持同样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在不久前结束的日本自民党“国际政治、外交论文比赛”中,获得总裁奖的是一篇题为“日本对国际贡献的应有状态”的论文。文章写道,“日本人必须意识到,日本是一个国际社会稀有、独特的国家。日本在亚洲最早实现现代化,战后提倡和平主义理想,成为世界屈指可数的经济大国、技术大国;日本还是世界第一长寿国、第一安全国,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传统和美丽国土———这就是国际社会中的‘日本梦’。”
   
    更极端的一个例子是一部日本电影给世人带来的冲击。2006年日本曾热映了一部名为《日本以外全部沉没》的电影,这是对日本经典大片《日本沉没》的再发挥。上世纪70年代,小说《日本沉没》和《日本以外全部沉没》相继问世,并分别拿下了科幻文学创作“星云奖”的长篇小说奖和短篇小说奖。《日本沉没》反映的日本人心态中最常见也最脆弱的一环———“岛国沉没”。该片讲述了由于地壳运动,日本列岛面临一年内将全部沉入海底的危机。而《日本以外全部沉没》则将这种情况反转,变为除日本以外其他所有国家都相继沉入海底,日本成为地球上最后的陆地,全球难民集中在这个孤岛上,日本优越感急升。在片中,日本首相变身全球领袖,终日趾高气扬地对他国首脑呼三喝四,而外国代表则齐唱“日本万岁”;英语失宠;美元、欧元疯狂贬值……这部片子虽然将某些日本人的帝国心态推向了极致,但它也没能摆脱对“岛国沉没”的担忧,影片里没有最终的幸存者,救世主日本神气地生活了3年后,全世界都沉没了。
   
    大国论与小国论在日本历史中交替出现
   
    追寻历史的轨迹会发现,日本人对自己国家是“大国”或“小国”的定位,时常交替出现。远在1400多年前的中国隋唐时代,刚建立起比较正式的国家体系的日本曾以“大国”自居,在向中国递交的国书中写道:“日出处天子致书日落处天子。”(意即“日出之地国家的皇帝向日落之地国家的皇帝问候”)初兴的日本还迅速投入与中国争夺朝鲜的战争,却大败而归。此一败绩使日本人的心理优势荡然无存,从此转而以“小国”心态面对世界,兴盛一时的遣唐使就是当时日本心态的写照。这样的心态持续了数百年,直到强人丰臣秀吉出现。一统日本的丰臣秀吉给日本灌输了第二次“大国”心态,他出兵朝鲜,意欲建立一个占据整个中国、控制印度、定都北京的大帝国。但战败的结果再次使日本人回到小国心态。数百年后,明治维新的成功以及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的胜利,再次让日本人重拾“大国”志向。客观地说,在日本1000多年历史中,“小国”是其在较长时期内保持的国家姿态。
   
    按照这种历史轮回,今天出现的声音,应该算是第三波小国心态主张了。其实,这一波声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在二战后短暂当过首相的石桥湛山在战前就曾高举“小国主义”的旗帜。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胜利的鼓舞下,日本社会当时出现了吞并“满洲”的强大民意,而石桥用“小日本主义”来反对这种社会思潮,认为“大日本主义”只是“幻想”。二战后,他又喊出了“利用头脑和劳动建设小国日本”。不过,那时附和石桥的声音极少。二战后,被摧垮的日本也曾选择做北欧小国那样的三四流国家,甘当美国陪衬,闷头发展经济。但当其经济快速发展,跻身发达国家行列之后,争当政治大国的声音又成为几乎全体日本人的共识。
   
    此时,历史再次出现了轮回。上世纪90年代初“泡沫经济”破灭,日本媒体甚至发出“第二次战败”之说,从此日本经济陷于长期萧条。被称为“平成萧条”的这段时期一直持续至今,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日本追求政治大国地位的心态和方式。也是在这一时期,与“大国外交论”针锋相对的“小国论”再次出现。1993年,先驱新党党魁武村正义出版了一本书,书名就叫《小,然而熠熠发光的日本》。此次金融危机无疑又给“平成萧条”加上了沉重的砝码。另一个背景是,近几年来,中国这个日本最庞大的邻国国力大增,经济实力超越德国,直逼日本。从去年开始,《环球时报》记者与日本外务省官员、其他政府部门官员交换意见时,常能感受到他们的担心和迷茫。很多人表示,不知道强大了的中国会怎样对待日本?日本究竟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
   
    成为真正的大国只是时间问题
   
    “从历史来看,日本在其自身定位上一直起起伏伏。”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一次日本再次出现小国论主张,是日本挣扎于历史梦想与客观现实之间的复杂心态的真实流露。庚欣认为,近一百年来是日本最强大的时代,虽然二战后日本的国民自尊曾严重受挫,但持续、高速的经济增长使日本看到了希望,政治、军事失败造成的失落与悲情一度也在世人瞩目的经济奇迹中得到缓解、弥合。这个时期也是日本近百年来国民心态最积极、乐观并富于批评精神的阶段,甚至于面对战败的压力,也有不少日本人带有一种“虽败犹荣”的感觉。但是,“平成萧条”给日本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上的损失,更重要的是优越的社会心理基础的动摇,再加上中国等新兴国家的高速成长,日本很自然产生了对自身定位的模糊。
   
    庚欣表示,悲观是日本国民性格的特征之一,“在日本,很少有人大唱‘盛世’、‘崛起’之类的高调,而‘危机’与‘沉没’则一直是国民关注的重点”。庚欣说,日本是世界上典型的发展不平衡国家,经济高度发达、社会饱和成熟,但政治上却不尽如人意,“日本有对被美国支配的爱恨情仇,也有对中国崛起的依赖与忧虑;在国内,其经济及政治都处于困局之中,在外部,它与周边关系及大国关系都不顺畅”。但庚欣认为,“大国”仍将是日本对今后国家发展方向的主流定位,而且只要日本清除与地区各国及国际社会之间的“政治障碍”,明确和平发展的方向,日本成为真正的“大国”只是时间问题。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