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美术高考 >> 文章内容


艺术和道德的矛盾:西方文化的裸与禁裸


来源:人民网   作者:黑马    时间:2005-1-23   阅读804次

    裸露———西方文化的传统
   
      西方女人的晚礼服(包括政界女名人)如此袒胸露背,影视明星甚至在重大场合以薄如羽翼的轻纱遮体实则以空示人。往往敢于如此裸露的女人都有着高挑骨感的身材和冰清玉洁的肌肤(在于黑人则是黑珍珠一样闪光润泽的皮肤),丰满有形的胸乳更是必须。对此我们似乎见怪不怪了,因为觉得那是人家的“传统文化”,是艺术。而这种传统文化似乎很难被亚洲女性效颦。一旦我们发现某个娇小玲珑的亚洲女演员袒胸露背,似乎那就成了一场灾难。这种“排他”的西方传统文化让我们觉得那种天生丽质的身材似乎就应该裸露,成为被欣赏的公共视觉财产如维纳斯女神的雕塑,而裸露者在裸露的同时内心感到的是骄傲。
   
   
      这种传统发端于古希腊罗马,到文艺复兴时期走向鼎盛,那个时期人们以人体的健康美为最高目标,以健美的裸体示人为荣。裸体竞技蔚然成风,男女同浴司空见惯。体操馆(拉丁文gymnasion)一词就是由裸体(gymnos)演化而来。后来英文的体育馆自然成了gymnasium,其词根也是gymno,表示裸体。可见这种传统文化之根深蒂固。那个时候风行的是贵妇主动请画家画下自己的裸体写悬于厅堂之上,以及男人请画家为自己的妻子画裸体画示人。曾有一段时间这种潮流走向极端,男人们不仅向外人详尽地描述自家媳妇的身材之美,还领客人进家,撩开正在熟睡中的女人的衾被,令其惊艳。更有甚者,家中来了贵客,男人还献出妻女陪伴客人,让客人亲身领教自家女人的美妙,将自己的幸福活生生地让客人浅尝辄止,可谓“身教胜于言教”。
   
   
      随着时代的进步,古希腊的裸体竞技比赛和引他人入室“体”验自家女人的习俗早就成为历史,但因为本性难移,裸露之风似乎一直在西方劲吹,这种传统一直得到传承,人们的视觉饕餮就成了家常便饭,这种传统就成了一种文化和艺术,裸体得以登上大雅之堂,性与美浑然一体,难解难分。所以每每传来令东方人瞠目结舌的裸体行动,那边叫艺术,这边可能就叫淫荡了。
   
   
      裸体运动导演和赤裸的人群
   
   
      这几年特别是2003年,裸体风似愈演愈烈,几千人裸体集会,伦敦、巴黎、巴塞罗那、纽约、蒙特利尔和南美的闹市处处春光乍泄,赤裸裸的人群招摇过市,其情其景令人叹为观止。而导演这种集会的仅仅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纽约摄影艺术家斯宾塞·图尼克(SpencerTunick)。他已经成功地在世界各地组织了50多次露天裸体摄影和录像运动,包括在联合国总部门口。这个貌不惊人的艺术家衣冠整齐地穿梭在姿态万千的白花花裸体人群中指挥若定,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幼自愿云集,心甘情愿为他的艺术而剥光衣服,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按照他的命令摆出各种姿势。
   
   
      他的摄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不过是用温热的人体与冰冷的水泥城市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用成群的肉体摆成柔软的曲线,缓释机械的城市格局。这种裸体行动艺术似乎早就屡见不鲜,
   
   
      如裸奔之类,但多是一些个人或一小撮标新立异者的小规模行为,往往被人一言以蔽之嗤笑为神经病或缺根筋,仅仅在公众场合下偶尔露峥嵘就被警察拉走了事。但图尼克运作的是上千人的群众运动,而且没有什么邪教惑众嫌疑,仅裸而已。他唤起的是一些人深藏于内心的一种释放欲,这种聚众释放的旺盛人气又让每个裸露的个体免去了被看作是神经病的嫌疑,因此大家可以裸得明目张胆,就那么大义凛然地穿城而过,就那么如沐春风地坦然横卧在都市大街上。
   
   
      据说图尼克多次被捕,关上几天就放了,因为法律无法将他绳之以法。不仅如此,他还会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毅然将“骚扰”他的纽约市政府告上法庭,法庭居然根据言论自由的的条款判定他有理,从此警察不能再干扰他的艺术创作。纽约市府不服,上诉美国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仍然以言论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条款”维持原判,图尼克大获全胜,然后再接再厉,一次比一次甚嚣尘上地创作其裸体艺术,竟然渐渐被接受,成了世界都市的一景,遇上个什么著名美术馆或大商厦开业,他还被隆重请去导演一场裸体运动,以此来壮声势,壮门面。其在西方的影响,与张艺谋导演的申奥大型演出很有一比,而成本却比张艺谋要低得多———只须一个手势,上千的人就呼啦啦一脱到底,白花花排山倒海席卷闹市,演员们分文不取,欣然作鸟兽散,心中说不定还对图尼克给他们这样一个光天化日之下展示我的机会感恩戴德呢!
   
   
      天体行为和时装秀
   
   
      同样在日常生活中裸露之风也很兴盛。大家都知道的慕尼黑有个英国公园,里面就有一片天体日光浴区,谁想赤裸晒日光浴都可以去。那片“特区”似乎是因民众自发而起,没有一定之规,也没人禁止,就像伦敦海德公园的自由演讲区或北京玉渊潭的冬泳区。著名学者叶廷芳曾著文讲述上世纪80年代刚走出国门时去那里观西洋景的故事,很有趣。笔者在慕尼黑时也有过同样的想法,但靠近那片地方时临阵脱逃了,理由和叶先生一样,觉得自己衣冠楚楚地去看那些自然裸露的人很有点不道德,甚至觉得自己低级趣味,用“正常的思维方式”想,倒像是自己赤裸着被别人看一样。国外一些裸体海滩就禁止衣冠人士靠近,甚至人们提出,海滩上的小吃商贩也应赤裸才允许营业。
   
   
      这些以回归自然为理念的天体行为与掺杂了商业牟利的赤裸似乎有着本质的区别。很多服装展示就是靠模特的赤裸吸引眼球并以此牟利为目的的,在这方面,艺术与色情,艺术与金钱就很难划清界限。连为手提包做广告,都要模特们露胸露臀,很多时装设计的低腰裤以能隐约露出股沟的为最前卫,这种设计与实用之间存在巨大差距,据说展览的时装中只有20%能在商场出售。
   
   
      当然那个裸露的传统文化并不是铁板一块,“禁裸”的势力也不小。不说历史上的清教主义和维多利亚时期的道德观如何严厉刻板,只说今日的西方社会,人们对此还是持批评态度的多。根本的一点是:上帝当初就为亚当和夏娃盖上了树叶,为什么现在还要如此裸露,这是违反天意的。更多的人认为这些裸露者应该想想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衣不遮体饥寒交迫的穷人,应该为他们脱贫做点事,而不是沉溺于自己的欲望释放中。这些普通民众的意见听起来很是语重心长。而那些艺术名人的反应则有点出乎意料:其中竟包括著名时装设计大师阿曼尼。他认为时装展示会越来越像肉体展示会,模特们赤身露体地在T型台上进行表演有失艺术品位,便和包括瓦伦蒂诺、卡拉·菲恩蒂在内的保守派时装设计师发起一场“禁裸”运动,要求模特在进行时装表演时不要袒胸露乳。一些时装设计师认为,模特们的这种做法并没有体现时装的性感,而只代表着庸俗。
   
   
      由此我们看到,即使在那个裸体文化盛行的社会,裸与禁裸都一直在进行着一场从未休止的拉锯战。以艺术的名义而裸和以社会、道德的名义而禁裸似乎是不可调和的矛盾。或许就是因为这种矛盾,裸体艺术才变得有所节制,也因此更能有艺术可言,任何无节制的欲望释放和冷酷的禁欲都不利于艺术的成长。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