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运河杂志 >>> 文章内容


无解的命运方程式


来源:原创   作者: 九米斋主    时间:2005-5-27   阅读1435次

     时下,许多励志性的读物很受读者欢迎;还有流行的“成功学”。
   
    成功学认为,要想做一全成功的人士,就要科学、理性地对人生进行设计。而这种理论学说,还真的很受年轻人的追捧。只是,我不知道这里所谓成功的定义是什么、有什么样的衡量标准或价格标准?
    人生真的可以设计吗?那么设计命运的方程式会是什么?如果真有这么一个方程式,我想最后求证得出的只会是:此题无解。
   
    我不知别人是如何设计的,但于我,只有一个人生的目标,还是蒙蒙胧胧的,还是不断修订的。也许,用世俗的目光来看待,我虽不是一个失败者,但谈不上成功。因为,我与目下所谓的“成功人士”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
   
    我没有对人生进行设计过,但对于心中的那个梦,却在孜孜以求着。我的人生,也因之而不断地改变着。
   
    高中毕业,未能考上大学,便回乡下务农了。那一年,正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初的一年。那一年,我才只有十六岁。因此,少年心灵中的许多美好梦想,就此而破灭了!
   
    回乡,严格说是回家。因为我虽然在校读过几年高中,但那不是在县城的一中,而是在乡下小镇上的二中。中学离家十五公里,每星期都会沿着那条新铺不久的柏油路、顺着洛河回家取油拿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与乡土的关系从未中断过。虽然也期待自己能够进入高等学府,由此跳出“农门”,毕业后分配到一份好的工作,吃上国家供应的“粮油”。这是我们许多农村孩子家长的祈求,也是我们少年的一个美妙梦想……
   
    少年的梦想,因为高考落榜而一同破灭时,命运发生了第一次转变!
   
    我成了一个农民。其实从一出生,我的身份就是农民(农业人口),只不过在户口薄上我的名字下的职业一栏中,写的是学生罢了。
   
    那个时候户口由村上统一管理,考学要证明、、外出住宿要证明、婚迁也要证明……而这些,都由村上的文书掌管。
   
    在父母的期待中,我终没有“成龙”而“成农”,完成了由学生向农民的“转型”。但是,父母没有责怪我,也没有给我太大的压力。后来父亲让我跟从小镇上一名老中医学医,算是退而求其次吧!
    这之后的数年间,我一直在务农与学医的路上奔波。学会了干所有农事里的活儿,也成长为一名可以给人诊疗疾病的乡村医生。十八岁那年参加乡村医生统考,取得了全乡第二名的成绩,获得了证书;十九岁在县卫生学校学习一年,二十岁就执业从医,开始给本村和邻近村子里的人看病。两年之后,在哪一带还小有名气。
   
    在这一阶段,也娶妻生子,过上了一种和睦平静的生活。同时,又重拾上中学时的作家梦,报名参加省上文学期刊举办的函授学习,迷上了写作。半年后,就在“新芽”栏目发表了我的一篇小散文《我爱你,小草》,这是我的处女作,一篇极抒情的美文。这一年我二十一岁。那时,就我所在的那个地区,能在省级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的人也不多(当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处女作的发表,无疑对于我是一种激励,创作热情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更没有想到的是,正是中学时期的这个梦想,改变了我的人生之路。
   
    因为读书、创作要占用我大量的时间,所以对于从医,我已在内心中开始排斥了。但考虑到父母的感受,我还是一直出诊、行医,也参加劳动。但一有闲余时间,我手中拿的就不是医学方面的典籍了,而是一本本中外散文经典选本、省上的文学刊物……
   
    现在提起这件事,内心中对父母总是还有一种愧疚。因为按照父母对我的“期望”与“设定”,如果一直把门诊部开下去,我大可以过的比现在更好。起码在经济收入上、在物质享受上,肯定会比现在的状态肆好得多。
   
    不过在这件事上,除了对父母有些愧疚之外,自己倒是从未后悔过。记得曾经和一位朋友谈到此事时我对他说,对于我来说,不论行医、或者在当招聘干部的那几年,还是从事企业管理工作,这都是职业,不是事业。职业是谋生的一种手段,可以变换;而事业是一生的追求,我绝不会放弃。
   
    因为发表了一些作品,开始在当地有了些名气。乡上的一位副乡长对我很是看重,因此在招干中,推荐了我。到乡镇工作两年后,我自费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乡土情歌》,从文学艺术的意义上来讲,一本没有什么价格的小册子,但对于我却很重要。在文学创作这条崎岖的小道理上,能坚持二十年,能到今天还不言放弃,就是一这种自信在激励着我。
   
    当然,我还要感谢这一阶段对我关心、扶持很大的县、地文联的几位老师,特别是县文联的田雪老师。
   
    我是幸运的,踏上文学创作之路后,受到了朋友们的关注,也得到许多人的爱护。这也是我能坚持创作二十年的一种动力。
   
    后来又出了两本散文诗集:《爱的独白》与《漂泊之魂》。一本是一九九七年出的,一本是二000年出的。出这两本书的初衷是,作为对自己在一个阶段创作活动的纪录与总结。也给自己订了一个计划,每五年拿出自已的一本集子来,并且在质量上、艺术上都有所突破、提高。
   
    值得欣喜的是,我正在朝这一目标靠近,并顽强地坚守着这一信念。
   
    去年开始整理近十多年来散见于省内外报刊上发表的散文、随笔,自选集名为《青春行旅》。在自序中我有这样一段话:
   
    文学,也即人学。
   
    作为一个“信仰”者,也必然要有卫道、献身精神;要有博爱、公正、求善、惟美的博大胸怀,才能让视野更广博、让心灵更敏锐、使生命更丰满、使沉郁的生活更具鲜活的亮色与浪漫的形彩!
   
    文学于我,是一种通透灵魂的“途径”。
   
    《青春行旅》正是以此为基点,以个人心灵的感触与感悟,对于生命及命运的种种遭遇所生发的呻吟与吟诵;也即是我个人形而上,对于生存状态的一种浅陋诠释——对生命自由的抒放、对生命激情的燃烧、对生命意蕴的回味!
   
    这亦即是作为创作者的最大的一种快乐。
   
    在行旅的寂寥与盛大中,以青春的无羁为代价,以个性的执著为锋芒,披荆斩棘一路走将下去——
   
    这本书,有望在不久的日子里,会让喜欢散文的读者朋友们读到。
   
    重新回到开头的问题,那就是未来的路我无法设计,更无法把握。也不知如何成或者如何败。但我一直都在努力,都在不断探求生命本真的意义。
   
    虽离开乡村多年,虽然我没有在干着“桑农稼事”,但我仍是一个农民。尽管我还不知道自己“何日归去”,但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去的。
   
    因为我的根子仍在乡村:乡村有可供我的遮风避雨的老屋、有我的美丽田原、有我许多没有实现的梦想。
   
    因为乡村就是我的“东篱”,乡村就是我的“桃花园”。
   
    2005-04-21 金城
   
   
    姓名:张志明
    电话:0931-8483587 手机:13919023842
    通联:兰州市城关区南临夏路139号静安大厦东塔1104室
    邮编:730030
    E-maiI:jmzhz@126.com
    http://www.cnrr.cn/blog/User0/24/ (欢迎链接)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