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网络原创 >>> 文章内容


奶 奶


来源:[原创]   作者:陈亮   时间:2006-4-25   阅读1369次

    直到一堆堆黄土把奶奶逐渐淹没的那一刻,我才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奶奶将永远离我而去了,永远不复存在了。在今后的生活中,我将永远少了一双注视的眼睛,永远少了一份叨念,我的眼里永远少了一个蹒跚的身影。当第一次意识到生离死别的真正含义时,我的心被撕裂了,浑身抽搐,扑到坑边,对下面静默无语的奶奶,大声嚎叫起来。我要把她叫起来,我不能让她一个人独自躺在这里,我要和她一起回家去!
   
    那年我17岁,即将师范毕业。
   
    我从小是由乡下的奶奶带大的。由于父母长期在外地工作,爷爷很早就过世了,我就成了奶奶相依为命的小苗儿。孩提时代,奶奶给我的印象是浑圆、饱满的,鼓胀的脸庞、粗大的四肢以及圆圆的身子。可妈妈告诉我,那是浮肿,是由于奶奶从小营养不良造成的。奶奶身体不好,还要独自一个人开荒种地,料理家务,可生活的艰辛却从未冲淡和磨损她对我的疼爱,我反而成为了她艰难岁月里的精神支撑。从小到大,奶奶很少叫我的大名,总是“命呀,我的命啊”地叫我。似乎,我就是她的全部生命和全部生活。
   
    奶奶给我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带有清新的乡土气息。从奶奶那里,我知道了春耕秋收,认识了花鸟鱼虫,也明白了大雁南归、时令节气,熟悉了草药偏方、山珍野果,自由的心性在奶奶的呵护下,得以舒枝招展。我最喜欢夕阳西下之时,坐在奶奶养的那只大水牛背上,由奶奶牵着牛鼻,我高声吆喝,犹如一位凯旋而归的将军。有一次,放牛归来,我被路边草丛里知了的鸣叫声所吸引,便目不转睛地望着那里。奶奶心领神会,二话没说,放下牛鼻绳,便去捉知了。我看见奶奶在离草丛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继而猛扑上去。知了声霎时中断了,奶奶也不见了——她一脚踩空,掉进了草蔓覆盖的土坑里了。我赶紧跳下牛背,嘴里喊着奶奶,往草丛跑去。“我的命啊,你别过来,这里可能有老蛇。在上面等着,我会自己爬上来的”,奶奶急促的喝止声从草丛深处传来。我的确怕蛇,便在草丛边呆立不动。过了好一会儿,奶奶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头草屑,一身尘土,脸上挂着几道被草叶划破的血痕,而她的手里却还捏着那只仍然鸣叫着的知了。当她微笑着,小心翼翼地把知了交给我时,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那知了的叫声,声声敲在我的心坎上。
   
    奶奶说我就是她的命,而我的命却是她给我的。在一个夏日的午后,我和几个同样不识水性的小伙伴,偷偷去村边一条小溪里学游泳。或许是过度的兴奋,使我忘乎所以,滑到了深水区,溪水一下子没顶了。我大喊救命,伙伴们一时慌了手脚,呆在那里束手无策,个别胆小的竞吓跑了。我头脑一片空白,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哭喊着奶奶。在意识即将消失的时刻,我忽然又看见了蓝天、白云,又呼吸到了生命的空气,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拉出了水面。是奶奶!她不知什么时候已出现在我的身边,生拉硬拽,把我拖到了岸边。幸亏溪水刚没着我的头顶,否则奶奶和我都后果难测。这回,我是第一次见到奶奶发这样大的脾气。她一边哭,一边骂,说我成心想害死她,想要她的老命。她说,要不是她今天鬼使神差地路过这里,我这条小命可就没了。如果我没了,她怎么向我的父母交待,又让她怎么活下去啊!我羞愧地看着她,她浑身湿淋淋的瘫坐在地上。她脚上的一双鞋子不见了,脚板踏着的那块石头红通通的,那是她脚底被石头划破的伤口留出的血染红的。后来,伙伴们说,他们很奇怪,平时走路颠簸的奶奶,那时怎么会跑得那么快,而且怎么敢从那么高的岸上一下子跳入水中……这只有我知道,奶奶脚底那巨大的伤口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奶奶没有文化,却总是想方设法从父母寄来的生活费中挤出钱来,供我买书读。她说,农村孩子只有把书读好,才会有出息;有了出息,日子才能过得好,才能为乡亲们办好事。当我读书学习时,她总是默默地坐在一旁,做着手头上的杂事,偶尔看我几眼;当我收拾书包时,她还是一声不吭地回屋睡觉。当我学习迟了的时候,她才出声催我去休息,同时把热腾腾的点心放在我桌上。我知道,只有用优异成绩,才能填满奶奶那满脸皱纹中的沟壑。若干年后,当我把师范录取通知书放在奶奶树皮似的手中时,她那腊黄的老脸一下子红日喷簿,颤声叫道:“我的命啊,你给奶奶争气了呀!”那一刻,我如坐清风,腾云驾雾。
   
    我远离奶奶,到省城读书。一年到头,陪她的时间很短。每次回家,她总是说,不要老回来,学习要紧,她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她的身体越来越坏,终于一病不起。在弘留之际,她坚持不让父母通知我,说怕影响我学习。可是,在疼痛难耐之时,在昏迷之中,她一次又一次地呼唤:“我的命,我的命啊,奶奶想你啊……”父母终于偷偷打电话给我,但等我赶回家时,奶奶睁着眼睛,却再也看不见她的孙子了。
   
    奶奶以乡下人朴实无华的情感和至真至善至美的亲情,为我创造了一生消受不完的精神财富;她用蹒珊的脚步引领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远……
   
    作者:福州市晋安区文化体局 陈 亮 通信地址:福州市晋安区福马路241号福州市晋安区文化体育局
   
    单位邮编:350011 邮箱:hongjian735@163.com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