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精彩小说 >>> 文章内容


茗香三千里(二)


来源:[原创]   作者:周毅然   时间:2007-6-18   阅读1100次

    
    三
   
    这日端宗上朝,全罗道知府有本启奏,说最近在湖南一带出现了些自由集市,是由逃荒农民自发成立的。知府认为这是不安定因素,奏请端宗予以取缔。为此,两班大臣的勋旧派和士林派发生了一场争论。勋旧派认为:根据古制,不应在汉阳以外设立永久性集市,以免全国效仿,理应予以取缔;士林派却说:凡事不必事事拘泥古法,应顺势变通。现下我朝民生困苦,村野荒陋,我朝民情又惰,种地只求敷食,不思积蓄,凡遇荒年,即成灾变。若能顺应民生所需,这些集市便不应取缔。
    由于朝鲜民族的坚韧性格,使得朝鲜读书人的思想比中国人更加顽固不化,儒家性理之学在中国只是修身立世之参,而在朝鲜却是万古不变的绝对真理。因而李朝政府的朋党之争,就要比中国更加残酷和血腥。勋旧派和士林派的这场争论,双方都是引经据典,据理力争,针锋相对,毫不相让。到最后几乎在朝廷上大打出手,兵戎相见。端宗无奈,只好宣称此事容后再议。
    端宗这一年刚满十五岁,还是个天真纯良,丰神如玉的俊美少年。在端宗心中有着一个志向,那就是成为世宗大王那样的有道明君,使得百姓安居乐业,国力昌盛富强。但是朝内的朋党之争,却每每让这个少年心神交瘁,无力调解。
    大臣郑麟趾,韩明浍等人向来同提倡革新的士林派不睦,而端宗在纳谏上则更多倾向于士林派。正因如此,郑麟趾才成为有勋旧派支持的首阳大君的幕僚,对现下的端宗意图不轨。
    当晚,端宗一直书房内翻阅奏章,随侍的内监上前请示道:“皇上今晚要去哪位娘娘的寝宫?”端宗头也不抬的说:“哪里也不去,朕今晚要在这里安歇。你去吩咐御膳房的崔尚宫,将朕的宵夜送到这里来。”
    内监应命而去,端宗望望窗外的天色,只见皓月当空,星光点点。端宗一时感怀,遂叹道:“倘若人心也能如月华般皎洁澄澈,那尘世间就不会有如此多的纷争了。”想到此处,端宗顿觉豪情满腹,随口吟道:“凤阁祥光动晓螭,汉庭歌彻大风诗,山河带蛎徐丞相,天地经纶李太师。驸马林池春烂漫,国公台榭月参差,始知圣泽深无限,共享升平万世朝。”
    端宗所吟之诗,乃是圃隐居士郑梦周的一首《皇州》,这首诗是郑梦周出使大明国时所做,诗中对大明盛世倾情歌颂。端宗借这首诗,抒发了对开创一个太平盛世的向往之情。
    不一时,御膳房为端宗准备的宵夜送到。宵夜一共四样,端宗抬眼看去,却都叫不出名字来。只见首碗为羹,羹内红白相间,煞是好看,品之却有绮香之味;次碗为汤,汤水清冽澄澈,色泽醇红,以白果漂浮;三碗为冻,晶莹剔透,如冰似玉;四碗为酥,形如花蕾,食之清香满口,甘美无比。
    “好,”端宗赞叹道:“今天的宵夜不比往常,虽都以清淡入口,然细细品之,却都回味绵长,似酒非酒,还带着一股茶香,这又是崔尚宫研制出来的新菜式么?”
    “回皇上,”崔尚宫恭眉顺眼的道:“这都是御膳房的新晋内人研制出来的新菜式。这首碗菜式为冻顶莲耳羹,做法是先将茶叶用沸水冲泡,再将莲子、百合、白木耳、红枣煮熟,放入冰糖,最后加入茶汤,因而才有这绮香之味;次碗汤式名为茗香白玉,先将茶汤放凉,再把白果打成小块,放入茶汤,拌进适量果糖,既有白果之甘美,又有茶汤之清醇;这第三碗菜式叫做冰玉冻,是先将胶粉和果糖混合,再加茶汤拌匀,放入锅中边加热。待均匀后装入模具,以冰块镇凉;这第四碗叫红柿酥……”
    “真是想不到,用茶汤竟然能做出如此多的美味,”端宗笑道,又问道:“御膳房何时进了这样一位聪慧的内人,朕竟然不曾知晓。”
    “皇上每天日理万机,为国事操心劳顿,这内命妇的事情,又焉敢让皇上挂心呢?”崔尚宫赔笑道。
    “那这个新晋内人叫什么名字,你能否带她来让朕见上一见?”端宗道。
    “回皇上,”崔尚宫拜首道:“这个内人姓郑,宁越人氏。虽说她为人聪明伶俐,怎奈貌不如人,五官扭挤,非祥和瑞兆之相,有恐皇上见了会心生惧念,还望皇上三思。”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端宗甚为扫兴,但过后也就把这件事情丢开了。
    三日之后,全罗道湖南的自由集市终被取缔,一时间勋旧派官僚在朝廷上得意洋洋,而士林派则摩拳擦掌,预备和勋旧派进行下一次交锋。端宗见两班朝臣如此不睦,自己又无法改善这种情状,心中甚为懊恼,一连几日郁郁寡欢,夜间于榻上亦是辗转难眠,不久便悻悻的病了起来。太医经过检查,说端宗睡眠不佳,以致神经衰弱,只需改善睡眠,养血安神,龙体便可不治而愈。
    崔尚宫听说此事,便为端宗送来一个枕头。这个枕头里面填充的不是稻壳和粗糠,而是泡过后晒干的茶叶。此枕闻起来气味清香,睡起来令人心情舒畅,立时改变了端宗的睡眠质量。没过几天,端宗便觉得精神好了许多。为此端宗宣见了崔尚宫,当面加以嘉奖。崔尚宫却说,这是御膳房郑内人想出来的法子,她万万不敢夺人之功。
    “这个郑内人是何许人也,怎么朕竟好像听过似的?”端宗问道。
    “回皇上,郑内人心灵手巧,在御膳房是出了名的。唉,若不是那张脸实在不入人眼,真可说得十全十美了。”
    “怎么?这个郑内人相貌不美么?”端宗奇道。
    “唉,”崔尚宫叹道:“这真是人无百样好,花无百样红。”
    当晚,端宗在梦中见到一个绝美女子,周身散发着茶花香气,端着一杯绿茶缓缓走向自己,恭请自己喝茶。喝过之后,那女子为端宗翩翩起舞,并作歌曰:植根深厚的树木,风吹也不动摇,花儿常开,果实累累,根底深厚的泉水,日晒也不枯竭,汇入江底,直到大海……
    那女子歌罢舞毕,取出一杆花枝,走向端宗。端宗见那花枝上共有六对叶子,唯一一朵鲜花在开过之后立刻枯萎。接着,那女子摘下六片叶子,递给端宗,余下的都放入河中顺水漂走。端宗正要问她为何如此,那女子粲然一笑,化作一缕轻烟随风而逝……
    这就是后来死六臣和生六臣的先兆。
    (注:十五世纪,李朝党争不绝,朝中勋旧官僚集团称“勋旧派”,靠科举入仕的新官僚称“士林派”)
   
    四
   
    “想我朝历代典章制度,莫不效法于中国,这倒罢了。最了不得的,是我朝的几位皇上,在这登基称帝的手段上,竟然也跟中国的皇帝老子学了个十足十。想我崔氏一门自先朝高丽起始,就一直是御膳房最高尚宫,在这偌大的景福宫里头,什么新鲜的没听见过,什么稀奇的没看见过,不过是不该看的捂上眼睛,不该听的捂上耳朵罢了……”
    御膳房最高尚宫崔氏(《大长今》里崔尚宫的太姑奶奶),这天晚上将自己的贴身内人刘氏,以及刚到自己身边的内人郑茗玉召到寝室,一边赏月,一边把酒言谈。崔尚宫喝的高了,便喋喋不休的拉着二人讲古。
    “……往远了说,那大宋朝太祖皇帝赵匡胤,如果不是陈桥兵变,黄袍加身,那天下也未必就姓赵了。话说回来,我朝开国太祖大王(李成桂),又何尝不是如此?再有那大唐太宗皇帝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中,他弑兄杀弟,之后才登基称帝。而我朝的太宗大王,先是发动‘戊寅靖社’,刺世子宜安大君,后又在‘开城之乱’中向定宗大王逼宫……呵呵,神武正义,文武睿哲,其实也不过如此罢了。最后再说这大明国的靖难之役,听说打就打了四年,然后那永乐皇帝才把他侄子赶下了皇位。不知道我朝的靖难之役要不要打上四年……说笑的,你们怎么不喝酒?”
    “是,娘娘!”茗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只有首阳大君,才能成为世宗大王那样的有道明君,现今皇上心存妇人之仁,举事优柔寡断,注定坐不稳这个天下,所以我们做的一切都是符合纲常,不悖天理的!”
    “你这丫头,口气倒不小!”刘内人笑道:“想那大唐朝出过一个则天女皇,其出身也不过是一个宫人。怎么,难道你也有那天大的志向?”
    “那武则天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害死,我是女人,我可下不了那个狠心。但若是没这个狠心,就别想在皇宫里头独善其身。怎么着?你有这个狠心不成?”崔尚宫斜睨着茗玉笑道。
    “想下狠心容易的很,只需想想别人是如何对你狠的,你心里自然就狠了起来!”茗玉冷笑道。
    “哈哈哈,好丫头,真是不简单,难怪首阳大君会把你送到宫里来。将来你若是为妃作嫔,可别忘了本宫也曾对你有过提携之恩哪!”
    “对了郑内人,”刘内人皱眉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在皇上跟前露面。”
    “就是,你成日作出这副挤鼻歪眼的丑态,我们看了都觉得厌恶,什么时候你才恢复本相?”崔尚宫也道。
    “娘娘莫急,还不是时候。”原来茗玉进宫作了内人后,一直有意皱眉斜嘴,把自己的美貌隐藏起来,使得周遭的人对她极其烦厌,不喜与之接近。
    “那是为什么?”崔尚宫问。
    “娘娘,”茗玉岔开话题:“我给皇上作的那个枕头,皇上睡的可还舒服么?”
    “那还用说,皇上对我是大加嘉奖,还赏了我绸缎。可你怎么还不肯去……”
    “娘娘,”茗玉沉着的说:“皇上现在对我,只不过是有个模糊的印象,如果马上就对皇上献身,只怕转头皇上就会把我丢在一边。要让皇上对我死心塌地,有求必应,那就必须像明国人所说的那样——放长线,钓大鱼。只有这样,我才能为大君立下功劳!”
    “呵哼,我这辈子怕是没这个本事了。不过你若有何要求,尽管来找本宫便是。”崔尚宫笑道:“我虽无你这般才干,但不当帅才,至少本宫也是个将才!”
    “多谢娘娘。对了娘娘,听说皇上最喜爱的那只倭国夜莺,最近有些水土不服,悻悻成疾,是也不是?”
    “正是,眼见那只夜莺就要不成了,本宫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
    “小的有个主意,娘娘把那用过的茶叶渣留下,与谷糠拌匀,喂那夜莺服食,不日那鸟儿定可痊愈!”茗玉道。
    没过几天,崔尚宫欣喜的告诉茗玉,那只夜莺不但病愈,而且毛色鲜亮,鸣声清脆,皇上看了开心的不得了,而且又问了些郑内人的事。
    “是时候了,”茗玉点了点头,在崔尚宫耳边详详细细的叮嘱她该如何如何,崔尚宫一边点头,一边用心记了下来。
    是夜,崔尚宫端着宵夜来到皇上的书房。由于皇上的吩咐,崔尚宫特意做了那道茗香白玉汤。今天这道汤是用沸水做的,汤面还铺了一层油,这样从表面看,就看不出这汤水有多么滚烫了。
    茗玉这回也跟着崔尚宫一起来了,她和另一个内人守在门外,留心听着书房里的动静。
    今天的计策关乎日后能否得到端宗欢心,所以茗玉和崔尚宫都十分谨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茗玉听到书房里传来一声惨叫,暗笑一下,让自己的脸恢复原样,然后不等宣旨便冲进了书房。
    “快传太医,快传太医!”崔尚宫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皇上的手被烫到了,快传太医!”门外的小内监得令而去。
    “痛死朕了,怎么回事?上次这汤是冷的,这次怎么会这么烫?”端宗痛得满脸泪水,忽见门外冲进来一个容颜绝美的内人,立时被震撼住了。
    “娘娘,那壶凉茶现在何处?”茗玉故作焦急的问崔尚宫,崔尚宫手足无措的说在餐箧内,然后又故作惊诧的问茗玉是谁。
    茗玉打开餐箧,从茶壶里掏出用冰屑镇好的凉茶茶渣,以最快的速度敷在端宗手背上,端宗立时觉得疼痛减轻了不少。太医过来看过后,说幸好处理的及时,创口没什么大碍,不必挂心。
    “奴婢不才,竟然让皇上受伤,实在罪该万死,求皇上赐罪!”崔尚宫忙给皇上跪下叩头,茗玉旋即跟着跪下。
    “是朕自己不小心,崔尚宫不必自责。只是这茗香白玉汤上次是冷的,这次怎么会变成热的?”端宗奇怪的问。
    “回皇上,凉汤清肺,热汤润脾,皇上前些日子龙体微恙,脾胃定有耗伤,所以这次奴婢给皇上凉汤热作,不想竟然……求皇上开恩恕罪。”崔尚宫道。
    “朕已经说了,是朕自己不小心。对了,这位内人是谁,如果不是她处理得当,朕的手恐怕就要……这位内人,你抬起头来,让朕看看你的样子。”端宗说。
    茗玉迟疑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又做出了那副嘴歪眼斜的丑态。
    “不对!你刚才不是这个样子。”端宗皱眉道。
    “你这大胆的奴才,皇上说的话你没听到吗?还不露出你的真实样貌!”崔尚宫怒道,又对端宗说:“皇上,这就是郑内人!”
    “哦?她就是郑内人?快快抬起头来!”端宗惊喜地说。
    “是,奴婢遵命!”茗玉微微颔首,再抬起头来时,已经是一个如花似玉,国色天香的美人了。
    “这才对,这么美的样貌,为何你要做出那种怪异的样子?”端宗奇道。
    “这……”茗玉欲言又止。
    “皇上的话你没听到吗?还不快点回答!好大胆的奴才,竟然连本宫也骗过了。”崔尚宫勃然大怒。
    “是,皇上,奴婢愿意告诉皇上一切,只是……”茗玉看了看屋内的内监和尚宫们,端宗会意,便命所有的人都退出去。
    “好了,现在你能告诉朕,为何你要装出那种样子来吗?竟然连崔尚宫她们都骗过了。”
    “这……皇上,奴婢如此装扮,实在是有难言的苦衷的。”茗玉说着,眼圈已经红了。
    “什么苦衷,告诉朕,朕一定会帮你解决的。”端宗道。
    “是。皇上有所不知,在奴婢幼年时,家中来了一个相面术士,言说小女目光不正,媚态横生,有妲己褒姒之相,将来必定妖媚惑主,祸乱朝纲。可谁知阴差阳错,奴婢又偏偏被选进宫来。奴婢一直担心会成为红颜祸水,所以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但听闻皇上因为琐事烦忧,又不禁想尽绵薄之力,为皇上分忧。奴婢实在是罪该万死,求皇上赐罪!”茗玉只哭得泣不成声。
    “不要哭了,那些相面术士都是胡说八道,你如此纯真善良,又怎么会妖媚惑主呢?”
    “皇上不要可怜奴婢,请皇上把奴婢赶出宫去吧!奴婢曾为皇上尽过心,这一辈子,奴婢死而无憾了。”茗玉哭道。
    “不成!你万万不能离开朕!”端宗情急之下,竟然来到茗玉身旁,一把将茗玉的手掌握住:“现在朕已经见到了你,就不会再放你走了,留在朕的身边吧,不要走!”
    “皇上!”茗玉表现的感动莫名,心下却在暗乐:“皇上,奴婢担心会妖媚惑主,奴婢不想害了皇上,请赐奴婢一碗毒药吧!”
    “去他的妖媚惑主,朕不在乎!朕只要你!”端宗不顾一切的抱住茗玉,靠在了她的怀里。
    “皇上,皇上,请不要这样,皇上?”茗玉以为端宗会撕开自己的衣帛,来个霸王硬上弓。谁知端宗抱住她的腰肢,把头靠在她的怀里后,就不再动弹了。茗玉莫明其妙,心说皇上这是怎么了?
    “朕很冷,抱住朕,请你抱住朕!”端宗道,茗玉回过神来,连忙展开柔肢,将端宗的身体紧紧抱住。
    “好美的茶香呵!父王说过,母后的身上,也是有着一种这样绵延不尽的清香……”端宗道。端宗的生母显德王后体弱多病,生下端宗便因难产而死,终年不过二十四岁。
    年少的端宗靠在茗玉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了。茗玉看着这个俊美的少年,波澜不惊的心中起了涟漪,自己处心积虑要除去的人,就是这个天真纯良的少年吗?茗玉的心中涌上了一丝困惑。
    次日茗玉身家陡升,被单辟了一个处所居住。由于朝臣的反对,端宗没有马上就下碟子封赏茗玉,但茗玉身上的那一股茶香,却让他再也无法忘怀了。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