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诗刊下半月 >>> 文章内容


让骨头怀孕花朵的音符


来源:原创   作者:高维玲   时间:2008-7-7   阅读736次

    让骨头怀孕花朵的音符
   
    ——论安徽诗人夭夭的诗歌蕴涵心灵的音乐
   
    安徽/碧杨树
   
   
    接触安徽诗人夭夭的作品,始于零六年的秋后,当时,我想计划收集当代女诗人肖像馆的资料,第一步先从安徽女诗人入手,无意间在安徽文学网上初读了她的作品,从那以后,我一直关注她诗歌的创作思路和诗意开拓的空间。直到今天,她仍以含山露水的诗句及渗透细腻的情感,深深感染我的心,感受其组构诗句优美的词,表达到位的诗意源,延伸诗实体触发的意象,衔接女子独有的捕捉心灵感应的语言效果,如一朵花盛开人的骨头上,因为“骨头和大地是承载人类的情场”(法国诗人埃雷迪亚)来进入夭夭诗歌作品的语言世界,感想诗人把来自大自然、来自心灵独白的细语,潜入诗里,构成八音盒,回荡在读者的听觉空间。
   
    从《异乡街头的萨克斯》里可以看出诗人把自己的个性情场授于景能触情的实验的结果,想来是在个人的内心对应一个画面所产生的意念,渗透生活中一个被自己获取的角落,起源于一个溶入个人经历的过程,从中采集一切有益倾吐心声的物象,这是实体入画的最初组构,形成诗还需再生一种感染心灵情操的激情,当然,这种要写出的东西对诗人来说是出发点,也是作品的蓝本,那么母语用在相应的内涵位置上,不是含概,是意化,是向着自己的触觉挖掘视野内有牵动情的点,作为诗的刻画点,因此诗人对“一道起伏的光线铺展下来//软绵绵的陷进骨头里//天空倾斜灰色的帘幔低垂//整条街道被萨克斯的手臂揽住腰际”的构图,不是只让我在行文中去设想身临其境的位置,不是让我们读取诗人内心世界的角落点,而诗本身处为自己不能承受的语言凝结的意象,通心灵抒发出去,原本是用一种观赏的喜悦来传达景象实体存在的感染力,可切入诗的文本中,那就充满了淡淡的忧伤,诗语言在这种气氛下转变一种孤寂的痛。营造着“漂泊的雨丝落向霓虹和乞丐//故乡的野菊花垂下无言的头颅”,被诗人载入心中。
   
    痛营造诗语言的优美境地
   
   
    我曾反复深读夭夭的诗歌,她能在自己的诗歌中走出一条诗语言蕴含音乐的路,绝不是偶然的,和她偶然走入诗的殿堂一样,先磨练母语,先寄身于生活前沿中,先用感化自己的人与物来渗透自己的情感,以平和的情调与平缓的语气,把入诗的实体在个性的立足点再创新的诗意升华点,再回轮一次文本在实体中存在的价值和生成字与字铸成拓展意象的连体,构成读者再造意境的起点。在《握住一滴水》里“海的姿势袭来许多面孔不知所措//有人哭泣//有人出卖春天//有人在阴影里爱上闪电//而我只在一滴水里//尽情打捞我的激情渴望或寒冷”不只是读取一滴水沧桑流失过程,因为等待它的是海,这算是从一滴水从出发就带上或自身显现的悲情,去结束自身存于何处的生命地,海便是它养活生命再创生存奇迹的载体。一滴水应该是幸福的,而在诗中,诗人的心意则不是为一滴水表现的命运设一个完美的结局,海是失去一滴水独立存在的穴位,而不是展示它力量的支点。
   
    因此,海的姿势就构成一种消失现场,迫害现场,包括人的心。可见握住一滴水是中立自身存亡的抉择,能选择的,当然排除脆弱的因素。其中我的抗争用于被激励起来的斗志,并排除诗人局限于用心纯抒情的陈述。如我的结果怎么,我的该从何去何从的因果,都提出结果被一种必然的特定的心愿结束心的现状。人爱上闪电是心情悲的现象,也是激励心智迸发于清醒迷茫中爆发力的支点上。如果没有在“继续中持着本质的母语”(法国诗人保罗·法尔格)第一次延伸诗实体的载体,那么,我们何来把插入文本中的字体现出它的广义,意义的准确度,缺少抒写的语言搭配,迁移心里植根于意境上的词,削弱了语言本意的表现。
   
    于是诗人从自己的直言中转换一种蓄意的抒写,而诗语言中就不再陷入它单一的本意,透过明朗的词始发意的效果,通过敞开心境向语言裸出情的种子,在读者的视野内,散发季节的气息,现实了读者心获得的最终效果,无论是诗意境和感染心的深度,都是诗人的收获。象《艾米莉.狄金森》中意写直言的手法。是我参照了国内好几位诗人就同一诗题的作品,比如安徽诗人阿尔的《艾米莉.狄金森》取象于心境上独创的诗人肖像,与艾米莉.狄金森的生活中面貌与神态无干,自然写出诗人独特的身份;潘维的《艾米莉.狄金森》取意于诗人生活片段中的画面,实写诗人隐身于自己的命运中,也隐身于自己的生活中。
   
    而夭夭的《艾米莉.狄金森》中的主人公,做为“活人”从生活中实践到处身的生活,和“希望是不长羽毛的小鸟//专栖于灵魂之上//唱着没有歌词的曲调//从来不会遗忘”(狄金森诗)意象相吻合,在被这位终生未嫁只身独居而生活低调,内心清高而又寡言少语的天才诗人,她的才华是潜伏诗中的,而不是她的身世触动我们,写她是为一种被感动的纪念,而不是站在活人的角度去慰藉她的灵魂,灵魂是无知觉的虚体,夭夭了解到这一点,再去着笔。形和神才能跃然于纸上。以“当她解开围裙 身后惊怯的山峰//闪了腰身那一小段路她走得很慢//半个天空陷下来有人顺势捞走了月亮//那里的小绵羊正在溪边饮水//青色的眸子弥散她从头喂养自己”作为诗人情理中必径可行的感情释放地,一位处世惊恐于自身胆怯的女人神态,仍眷顾眼中世间的生活,可以称得上是夭夭独辟新径的行笔风格。是为“山水在天井下忽的空了//她想转移地方把左右分开”埋下了伏笔。
   
    用诗人自己对乌鸦的暗示,表明“它端坐黑的中央它身后//有缝隙的地方//一场小小的谋杀刚刚开始”是在着笔之前早有预感的实写,分裂了事物与心境对比出来的结果。抓住乌鸦的特征实写不祥之物“借助一束光的速度//来到夜的边缘”一样合情合理。
   
    伤唤醒体内血液流淌的音乐
   
   
    借用美国诗人斯诺德格拉斯的话“伤到幸福的神经,听取血液唤醒心脏的音乐”为依据,对夭夭诗歌广义上的概述是合理的。1、“这空旷的词里涌动着//一群鲜艳的鸽子”(《站在风筝与风之间》)与“我怀揣一根羽毛的轻和孤独去远游//我来自我的祖国鱼米之乡”用隐喻传送个人情怀抵达的目的地,有始至终都表现在画面上,而我们感受语言能传导音质的效果;2、“铁他伫立在灾难中央//在建造者手中慢慢接近完整”(《铁》)与“一种在伤口里疾行的暗器//他的全部秘密都将呈现”诗分化的不是物的实体,而在形体的象征分化处在两极上原有的参照物,使相对立的实物相互补助成统一,完成了化整为零的渲染;3、“我一个人去远行会遇到//年少的自己//碎花袄棉布鞋走在乡间小路上”(《一个人去远行》)与“带着年少的我去远行//路过喇叭花开的早晨//静止的想像和那棵被模仿已久的老树”相比之下,诗人还原了最初心愿与最终希望,也交换了属于个体的自己和属于自己的个人意识,这味意着夭夭常处在自我的情感空间捕捉心灵的事物,保持原有的状态,诗的语言就有了被心激活的有限的意识和无限的意境;4、“仿佛所有的忧虑//都陷在她那幽雅的姿势里”(《黄昏里那个抽烟的女人》)与“天黑之前//在没有男人和女人之前//那个抽烟的女人和这个黄昏//构成了一幅动感的画//一个弧形的 被涂上色彩的构想”诗人用填补诗意来勾勒画面,这也是形成诗人自己诗风格之一。
   
    综上所述,夭夭最不易把握的,就是她在诗中创造灵性的语言,同时也丢掉了悟性的语感。这也是诗人在所有诗中不能划分每一首诗的独创性和经典性,是为专业水评的读者,还是大众。这虽然偏离我要讨论的话题,如果抛开不提,也不是评诗人对诗歌作品的良知坦白,其实这一点也不妨碍我们阅读诗人的作品,况且世界上有那么多伟大的作品,如《骑鹅施行记》、《蝴蝶梦》都有画蛇添足的弊病,追求完美是我们诗人至高无尚的心境。
   
    综观夭夭的作品,你会找到一个是用心灵歌唱的夭夭,另一个是眼睛唱歌的夭夭,用同一支笔创作出两种心境为起点的作品。一个没有家庭生活的羁绊和世间俗务的烦恼,《我只过自己的日子》里就写出自己逍遥自在自谋幸福的心境,“我从那么远的地方赶来//过自己的日子//在一些缝隙里种蔬菜和粮食//向着灵魂和肉体坠落的地方大声哭泣”为人所知的感触点,要从诗人心灵歌唱的生活,唱歌自由的诗中的画面捕获。诗人打开心灵之美,倾注于她诗的花园。另一个却能开心地将内心的忧伤溶入诗中,即便是轻微的吐露,也可以达到感化别人的心,可见,有时代才情和真诚的魅力的女诗人,对诗有责任感,对人也同样有责任感,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经历生活的人,全部用诗歌来容纳,让诗歌有灵魂,使语言有灵魂。
   
    《怀念》、《在这个晴好的天气里》、《我可不可以不悲伤》、《把好天气带在身边》等等,都是诗人的成功作品,每一首诗的韵味,让你百读不厌,能聆听丛林中的涓涓细流,也能感受到山石缝中的汩汩小溪,轻松欢快的音符,潜入诗的语感中,感染着真挚而持久的爱。是大地与生灵的交响,是心灵与语言的交响。显然,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柔韧、敏感,捉住入诗的精华,爱情与亲情,互补她心中的绝唱,为心锤炼生活中情与恋的语言,同时回归心中画卷的染坊,它自有的天然色泽。“如今这空空的麦田//只有收割人留下的一茬茬//体温还齐整整的立在那儿//只有几只麻雀低头啄食//生活留下的颗粒//只有下河饮水的母牛驮着傍晚//拐进村庄深”(《如今这空空的麦田》)把收获之后的田园景象,描绘的那么幽静而又生机勃勃,诗人扣住了黄昏中的氛围,呈现出心境与意境相契合,这也是诗人为创作这首诗细节的转折点,因为“那么多季节的手从//这里摘取了茂盛和丰收//如今这空空的麦田只养育着//去年的荒草明年的指望”一种落幕的伤感,亦是等待实景变幻的生机。把温软、感动、婉约、细致的心灵之感表白得淋漓尽致。祝愿诗人夭夭,将这一首美化人间修养情操的交响曲演奏一生。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