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收


琉璃厂假画市场暗访纪实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屈 菡   时间:2009-5-2   阅读526次

     12月初,一本名为《谁在收藏中国——中国文物黑皮书》的纪实作品引起了社会各方的关注。作者吴树历经4年时间,走访了大量文物盗取、造假、拍卖的现场,掌握了许多鲜活的一手资料,通过该书反映了当下文物收藏方面问题丛生的现状。书中第六章,吴树专门针对琉璃厂假书画市场做了调查,揭开了隐藏在琉璃厂假画市场的冰山一角。为了更充分地了解内幕,12月16日,记者假扮成经营字画店的生意人跟随吴树再次深入琉璃厂,探访假画制作销售的产业链条。
      刚刚走到荣宝斋所在街道的路口,就看到几个农民打扮的人在附近转来转去,并观察走过的路人。待记者走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立刻跟了上来,问是不是要画。
      “都有谁的画啊?”记者问。
      “谁的都有,保证质量没问题。我那儿还有最新的产品,包准别人没有。”年轻人回答。
      正说着,年轻人把我们领到荣宝斋旁边的一个小胡同里,接着转弯进入一个窄小的院子。可以看出来,院落原本的格局是半个四合院,而现在一共居住着五六户人家,拥挤不堪。院子里有正在洗衣的妇女和玩耍的孩子。
      走进他们居住的小屋,外间是个简易的厨房,里间是卧室,大概有6平方米,仅仅放着一张床和一个电视柜。年轻人从柜子缝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十几个大信封。打开信封,里面装着的便是名人字画!
      “你看,这是欧阳中石的字,纸上有暗纹,‘泰山石敢挡’,这是防伪标志。这是王明明的,实力派,现在很好卖。这是韩美林的马,画得多好,才800块钱!” 年轻人打开信封,为记者一一介绍。
      “这都是老江湖了,你要的价钱可不老实。”吴树开头便“诈”了他一下。
      年轻人见势说:“知道您不是头一次买了,那就按批发价,300块。这画都是高仿真的,拿原作(印刷品)用电脑扫描,放到跟现在一模一样大,然后再铺到墙上临摹,很麻烦的,一般需要两三天。仿画也需要功底,像这样的画连画家本人也分不出真假来。这个印也是电脑扫描了真迹后再用激光雕刻出来的,放大多少倍看都没关系。”
      “有唐伯虎的吗?作旧的?”
      “没有唐伯虎,有唐寅的。”站在他旁边的另一个人说,这个回答令人忍俊不禁。
      “这幅刘大为的画是谁仿的?”记者问。
      “天津美院的老师,叫王哲喜(音)。”年轻人回答。
      “能带我们去见见吗?”
      “这不好说,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转达,尽量满足你们。”年轻人说。
      “有些条件你们说不清楚,我们需要跟作者亲自提要求。你若不能带,那就算了。”吴树要挟他说。
       年轻人一听急了,“说实话,这位老师是经别人介绍的,我们也是第一次打交道,不是很熟。如果以后熟了,可以带你们去。我们之前带客人见过北京一个画山水的,叫墨宇。”说着年轻人从钱包里取出“墨宇”的名片给记者看,然后立刻又装起来放回兜里了。“那个买画的老板起初也非要见作画的,还说不见人就不买画。我们几乎每天打电话联系人家,足足一个礼拜,也没法做生意。最后墨宇才答应见客户一面。不过出场费要5万,老板嫌多,最后给了3万元。他们在一个酒店碰的面,老板拿着画和作者拍了张照片。后来这个老板一下子拿了十几张画。”
      “你不怕客户甩掉你们,直接跟画家联系吗?”记者问。
      “那是不可能的,大家都是有规矩的。画家也知道我们是要混饭吃的,一旦把我们这条路断了,他们以后的生意也不好做。”年轻人回答。
      “你们最近生意好不好?”记者问。
      “现在经济危机了,生意更难做。老板们都忙着搞股市呢,哪有时间买画。去年生意好一点,卖的多一些。你看我们现在还有那么多东西卖不出去呢。”年轻人指着屋里剩下的几十个信封。
      正说着,伙伴拿来一些“新产品”:一幅高级仿品外加一本真迹集制成的挂历。其中有一本用的是范曾的作品,造假者仿的是《观世音菩萨造像》。
      “这画仿得水平很高,2000块钱。这挂历就相当于鉴定证书,更有说服力。”年轻人介绍。
      “看来这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啦。”吴树在一旁笑称。
      “你看这新产品我能卖多少钱?”记者问。
      “你卖1万、2万的没问题。”
       据年轻人说,他是江西人,刚到北京一个月,是姐姐介绍他来的。姐姐已经在北京经营好多年了。说话间,正在外屋做饭的妇女过来搭腔,原来她便是年轻人的姐姐。聊了会儿,得知她的女儿今年8岁,在琉璃厂附近的小学上学。
      “在这儿卖假画没人管吗?”记者问。
      “没人管的,琉璃厂都是这样操作,店里面也这样的。”姐姐说。
      “有没有再好点的货,我有一个客户需要?”记者试探。
      “你是想拿去拍卖吧。有啊,我们有专门仿范曾的,水平相当高,拿过来就需要1万。但是现在没有,需要预定的。你去荣宝斋买本范曾的画册,挑一幅让画家画。2007年、2008年的都可以,斗方的、四尺整张的都行。我已经出了好几张了。”年轻人说。
      找了个合适的理由,记者便走出了这间小屋。紧接着,又被隔壁的妇女拉进了她的屋里。这里是同样格局的两小间。妇女正在做饭,叫回了她的丈夫。仿品种类繁多,应有尽有,随意地摊在床上和桌子上。
      “有好东西吗?”吴树问。
      男的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纸箱子,翻了一会儿,拿出几幅带证书的仿作。作品水平明显比床上摊着的高上一级。证书上有编号,还有鉴定专家史树青、单国强的签字。
      “这是高仿品,加上证书800。你卖1万以上都行,可以当真迹卖的。”男人说。
      “可以定做吗?”
      “可以,价格要加。而且时间也长,加急的话要一个星期,他们还要加夜班。我们这一幅范曾画需要三个画家合作的,画需要一个人,字又需要一个人,刻章还得需要一个人。”
      “谁的作品最受欢迎?”记者问。
      “启功、范曾这样大家的最好卖,连外国人也认。”男的说。
      “这画也出国吗?”
      “马来西亚、日本、韩国都来买的,当然,卖给他们的价钱就不一样了。给你们2000块的,跟他们卖到过一万六。”
      “外国人知道这是假画吗?”记者追问。
      “知道,真画哪有这么便宜。当然我们要讲诚信的,会告诉人家是仿画。至于他们回去是不是当真的卖,我们就不管了。”
      “你家的销量怎么样?”吴树问。
      “去年至少卖了800幅,有山西的、广东的过来买,一拿就是20张。今年怎么说也有600多幅了。”他说, “荣宝斋卖真画,可真画价钱高,而且还没人买。光去年一年荣宝斋就亏了900万啊!”
      结束了暗访,吴树又告诉记者,其实,这些卖画的农民最多也就是二道贩子,不可能直接跟画家联系。在他们上头还有更大的销售商,他们见多识广,人缘颇丰,通常还有属于自己的店铺。
      吴树说,仿制假画的一般都是没有名气的年轻人,或者是尚未毕业的美院学生,一般学校老师不会轻易画这种假画,划不来。这些人有单枪作战的,更多的是以作坊的形式存在的。一个老板雇佣一些会画画的人,每画一幅给一定的钱,或者干脆按月发工资。这些仿制画的人其实是赚钱最少的人,通常一幅画也就二三百块钱。他们其中有的人水平真的很高,但苦于社会只认老资格,却不接受年轻的成功者,为了生活,不得不仿制别人的画。“如果他们有时间搞自己的创作,说不定还能成长起来,如果光是仿别人的,那一辈子就毁了。”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