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艺


读秘藏齐白石作品札记之六


作者:平生   时间:2004-10-8   阅读901次

      北京画院所藏齐白石62岁时画的十开《草虫图册》,是齐氏草虫作品的代表作。是册写10种草虫,工细兼备,自题:“此册之虫,为虫写工致者故工,存写意本者故写也。”另纸又题:“客有求画工致虫者众,余目昏隔雾,从今封笔矣。”由于生理的原因,受到视力的限制,老年人“目昏隔雾”已无力去画工细的草虫。但是我们又确实看到了有明确纪年的白石老人70岁以后的工虫作品,过去对这一现象无法理解,以为是白石老人超常的生命力和特异功能。然而北京画院藏品中的齐白石未完成稿,却解开了这一疑团。为了防止老年时不能作工细草虫,齐白石在60岁之后陆续画了一批工虫待以后补景。这些未完成稿多数为纸本,少数为绢本。由此可见老人的深谋远虑,也是一般画家难以企及的。实际上根据现有资料,齐白石在72岁时还画过工虫,那是一张《蝶》的未完成稿,齐白石在画的反面用碳笔写有“居木虫,七十二岁画”。
      在中国绘画史上,凡擅长花卉的画家无不工草虫,因为草虫能给春花秋卉以生意。然画史中的草虫只不过是蜂蝶之属,广及蜻蜓、蝉而已。齐白石则扩展了草虫的范围,广及蝗虫、蟑螂、臭虫、苍蝇等为人们所厌恶的品种,可以说是无所不画。现在很难统计出齐白石一生画过多少种草虫,但我们从北京画院藏品中看到了许多前人没有画过的草虫,它们有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中游的,有有益的,也有为害的。
      如果仅仅说无所不画,那可能只局限在“能品”的范围。对于现在具有科学造型基础的画家来说,见什么画什么并不难,画什么像什么也不难。难在栩栩如生,难在形神具备,难在趣味盎然。因此,齐白石的草虫可入“神品”之列。
      就齐白石的出身而论,他的朴素和善良,决定了他能够用艺术的方式倾注对生灵的关爱。在他的眼内,具有生灵的草虫没有是非、丑恶,有的是生活的情趣。在他的心中,自然性的丑与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笔下能否把自然性变为艺术性,把丑的恶的变为美的善的。他画《独酌》,两只工细的蟋蟀边上,一个水墨意笔的酒杯,一只煮熟的朱红色的螃蟹,这里食物和草虫的配合,虽然是齐白石的生活写照,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生活的质量,但是从艺术的角度却没有生活质量的问题,而生活中的情趣则跃然纸上。齐白石创造了一种超于现实的生活,他把那些丑的、恶的、通常认为是不入画的东西搬上了画面,营造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草虫世界。这是一个生态平衡的世界——没有憎恨,也没有残杀。
      在近150张未完成稿中,齐白石画得最多的是蜻蜓、蝉、蝗虫、螳螂, 显然这种题材上的偏重,与他的生活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因为这是农家最常见的。齐白石所画的草虫与他的生活都不可分割,如果没有这样的关系,在摄影术欠发达的时代,又无画谱的参考,要想画出结构严谨、姿态生动的草虫,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因为有了与生活的关系,齐白石才画了那么多一般画家没有画、而一般人也难以指认的那么多品种的草虫。显然,这是艺术和生活关系的最好的论证。
      虽然这些未完成稿只是表现了整幅画创作的一个过程,按照齐白石的本意,还需要添景。但是因为形象的生动,刻划的完美,那些还没有添景的空白部分可以引发人们的多种想象。基于传统审美方式的作用,空白之无和有的辨证关系决定了这里有着丰富的可能性,我们可以想象这些草虫周围是一个丰富的世界。这些未完成稿所表现出来的意趣和审美的意义,已使之具有一定的独立性,完全可以把它们作为一件完整的作品来对待。实际上齐白石在画这些草虫时已经有了最初的构想,从具体的位置到草虫的姿态,无不凝聚了老人的匠心。
      从总体上看,齐白石的草虫,有工、写之分。通常工细者,先画草虫后补景;写意者,先画景后补草虫。不管是工是写,齐白石都非常注重草虫的体态结构,反映了他极为细致的观察和表现能力。他画的草虫得其翻飞鸣跃之相,翻者折翅能见动作,飞者振羽如临风声,鸣者切股能闻音响,跃者挺身可视 状。这种千姿百态的变化,反映了老人深厚的造型基础。
      齐白石画草虫,有着较好的整体效果,又有着细致入微的细部刻划。草虫一般体态较小,而一些具体的结构就更小。能画出虫爪的结构已是不易,但他不仅画出基本的结构,还画出虫爪上的毛,真可谓细致入微,令人叹为观止,表现了极强的绘画功力。藏品中有两幅苍蝇,可能是草虫中体态最小的,但画中蝇腿的关节,转承处无不符合生长的结构,而其它身体结构,也毫无挑剔之处。因此结构的严谨与否可以作为鉴定齐白石草虫真伪的一个重要标准。画得精细是齐白石草虫的一大优点,但常人画得细,容易腻和板,甚至细得如标本而无生气,齐白石所画则于精细中求生意,严谨处富变化。如画蜻蜓翅膀中的网纹,一笔中有浓淡变化,更增加了翅膀的动感。画水中草虫的长足,线条挺拔又有关节的结构。这一切都是笔笔写出,积淀了他数十年的绘画功夫和学养。齐白石的画在注重草虫结构的同时,还注重质感的表现,画蜻蜓和蝉的翅膀极透明之能事,而画飞蛾通体蓬松的绒毛感觉一碰即落,这种绘画语言的运用可以说是一般画家难以做到的。
      草虫的布景如点睛,是这一题材绘画的有机组成部分。齐白石善于运用工与写的对比手法,创造了一种艺术化的生态氛围。在他的草虫作品中,工致草虫的布景都比较简单,但必定是以写意的手法,画蟋蟀添一罐或几株小草;画水虫写几丝水纹;画蜻蜓图一根莲蓬。如此的简洁是为了烘托主体的形象,而写意的笔法也是为了主次形象的对比,工者更工,写者更写。在另一类幅面较大的以花卉为主的作品中,工虫往往是画面的点缀,起画龙点睛的作用,一般是以意笔写出,或工写结合。
      齐白石的草虫在题材和画法上,独具一格,开时代新篇。他更正了唐代以来“评画以禽鸟为下,而蜂蝶蝉虫又次之”(宋·董 《广川画跋》)的评画标准,提升了草虫画的品格。
   
      在人们的想象中,大写意往往是随意挥洒,尽兴为之,因此在认识白石老人的作画程序时,以为是不打草稿。可是在北京画院秘藏的齐白石作品中,有一批鲜为人知的画稿,不仅揭开了白石老人作画是否打草稿之谜,而且为人们进一步认识齐白石的艺术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这批画稿有自20岁前直至中年后临摹他人的摹本;有对景写生的写生稿;有默记印象的默写稿;有为创作而起草的画稿,有勾摹自己作品而成的画稿,凡此种种都记录了白石老人的艺术方式和发展轨迹。
      1、摹他人画稿。主要是在早期的学画阶段,以摹八大、金农的为多。1907年,44岁的齐白石作《鱼》画稿,题:“丁未夏客广东省城,有持八大山人画售者,余留之。约以明日定。直以越夜平明,余阴存其稿,原本百金不可得,即以归之。”他在88岁时记《喜鹊图》画稿:“吾邑胡何光柄以胡何二字分开为四字作号,号曰:古月可人。工画,为湖南今古高手,画鹊尤精。此鹊予从大幅上影钩填墨,置之座前,有不乐时观之,觉愁苦事化之为清气从口中而出。”还有一画稿是从“笺上钩来”,老人认为“此鸟可作为白头翁”,“知者一笑”。另有一《大涤子作画图》画稿(1929年),题“余门人释雪厂画大涤子作画图呈于余,余喜之,遂存其稿,略为更改,他日裱褙成幅可矣。”以上可见白石老人为学之虚心。
      2、对景写生。这类画稿以中年时为多,主要是外出游历时所作。在《寄园日记》中有一些山水画稿记录了许多场景、风物,比如画《两粤之间之舟》题:“两粤之间之舟,无大桅,帆横五幅,上下两幅,色赭黄,中二幅,色白。”又题“又有独桅者”。另面题:“将至平乐府,河中之州,砂高处皆碧色,有一高沙处碧草一丛堪入画,故存其稿。”“余过此处时二月,此草色尚茂,想经冬不凋,问名于土人,不知也。”又如1920年画草,题:“此草不知为何名,略斜,斜向上生,亦可恋地而长。余四过都门画此稿,凡画长幅,无论花草果木从上垂下者,幅下必空,或布此草甚雅。”又题:“此草分枝无定,节节分节可矣,间二三节分枝可矣。”在1919年的《萍翁重游北京及归后诗文草》中,有题“公园图”“柏树外绝无他物,好事者不时游览。”复题:“墙外淡墨水,余露也。”又图,题:“此地贫居,老萍愿家焉。”“此大墨点,秋末之红胜于春花,问之土人,知名‘铁扫帚’。”还题:“以此屋为好”;“此屋式以小屋式为好”。在白石老人的作品中画了许多前人没有画过的题材,应该说也与他的写生有关。他画《借山馆后之花》,记“已开”;“已开过之花”;“未开”;“花九出三层,每层三出”。画《棉花》,记“棉花,夏秋开也。”,并在各个具体的部位分别记述:“一叶一花”;“未开棉之壳,似桃子”;“棉花也”;“花瓣里有文(纹)”;“花五出”;“花三出”。
      3、默写。1917年,白石老人在旅行中,于“成(城)门外见此松,灯下画之。”共作两幅,在其一上题:“此松之身卧于地上,其枝如儿言,有不同处再画于下。”在下幅上题:“以此松为是”。1926年,题《胡子人头像》:“丙寅正月游厂肆,此有此脸,归来画之。”
      4、默记。“往余游江西,得见八大山人小册画雏鸭,临之作为粉本,丁巳家山兵乱,后于劫灰中寻得此稿,叹朱君之苦心。虽后世之临摹本,尤有鬼神呵护耶。今画此幅感而记之。”(题《鸭图》)“余尝于友人家铜鸭香炉,通身有神味,非流俗画家画鸭也。”又题:“此长者中爪,中爪上短者傍爪足欲蹈未蹈时,两傍之爪向上反,故傍者在上中爪在下。”(题《鸭》)1919年,他与门人张伯任在北京法源寺羯磨寮闲话,忽见地上砖纹有磨石印之石浆,“其色白正似此鸟”,遂以纸就地上画存其草,详记此事,并题“真有天然之趣。”又,“曾居保阳于警察厅街某裱画店,其主人颇能知画,自言曾观过八大山人画一瓶插一牡丹,八尺纸之屏幅满矣,余恐忘却,拟画此记之,非八大稿也。”此为题《富贵平安》。
      5、记事。题《一山一水》:“余近来画山水之照,最喜一山一水,或一丘一壑,如刊印当刊一丘一壑四字,或刊一山一水四字印。”
      6、造稿。如《乙丑造稿》、《为郭五造稿》等。1939年,题《猫》:“前年为猫写照自存之。己卯徐悲鸿以书求余精品画作,余无法为报,……蓄其精神,画成数幅,无一自信者,太息。……有心为好,反服手拙,如不偷窃前人,要于纸上求一笔可观者,实不能也。检得此幅以寄悲鸿。”“临寄时予存其稿。”
      7、记画法。如《双花》画稿,题“黄心头上一点墨”。题《双鹅》画稿:;“胫须长大三之一”;“胫须长,胫须大”。题《鹰》画稿:“胫宜往上提长三寸”、“足亦宜长”,并于肩部记墨色之深浅。
      8、为自己的画存稿。如1903年《为天畦造稿》,1919年《为法源寺僧画》“存之,以付儿辈。”1927年,“为街邻作画造稿甚工雅,随手取包书之纸钩存之,他日得者作为中幅亦可。”这就是《铁拐李图》。
      白石老人的这些画稿,一般画在比较薄的元书纸上,有的画在记事或日记本上,有的则是画在普通的包装纸上,甚至还有的画在面积很小的包颜色的包装纸的反面,可以说是信手拈来。著名的《搔背图》就是1928年(戊辰,66岁)在包装纸上起的草稿。这些画稿大小不一,反映了老人在画这些画稿的时候,比较随意,是不经意中的偶然所得。这些画稿有的反复修改,有的一气呵成;有的工细、完整,有的粗率、奔放。而老人对一些比较满意的画稿(往往是比较完整),一般都加题加印,所以这些加题加印的画稿 更是不同寻常,具有特殊的审美意味。
      虽然这些画稿比较粗简,但对于老人来却说是非常重要的,其中有些记录了他往日的生活,凝聚了他丰富的感情。“少时粉本老尤存,如此功夫觉笑人。不忍轻轻却抛弃,污朱尤是劫灰痕。”这是1928年白石老人题《白描人物》中的诗句,又有跋云:“此稿乃余二十岁以前所借人之本影钩者。丁未家山兵战所污之朱,乃劫灰也。经劫尤存未忍轻弃,遂题记之。”“壬午秋,予年八十二矣,欲人画白衣大士像,心造此稿。此中年所造稿,大工。儿辈须珍重收用。”这是白石老人《白衣大士》画稿中的一段题跋。
      白石老人41岁时客南昌,于某旧家得见八大山人小鸭子之真本,遂钩摹之。此后直至75岁时客居北京,一日忽然发现遗失,“愁余取此纸,心意追摹”,而成《鸭图》画稿。这些画稿的后面都有一个故事,一段经历,一片真情。值得好好品味。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