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艺术思想


《读书》杂志访罗伯—格里耶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吴岳添    时间:2004-11-10   阅读690次

      阿兰·罗伯—格里耶是法国当代著名作家、新小说派的领袖,然而许多仰慕他的人却并未读过他的作品。法国《读书》杂志的记者最近采访了他,访谈录节译如下:
      记者:在法国或者国外,只要说出您的名字,人们都会点头,表示非常尊敬,即使您很久没有发表作品也是如此。您怎样解释这种奇特的影响?
      作家:我要用安迪·沃霍尔的话来回答您:“我主要是由于我的名声才出名。”这种现象越来越常见了。所以往往有人走近我,吃惊地小声问道:“您就是阿兰·罗伯—格里耶?”我说:“是的。”接着我问道:“您读过我的书?”他们都用一种害怕的声调说“没有”,然后又低声说:“不过见到您我是多么高兴。”人们都是这个样子。
      记者:您是怎样出名的?
      作家:我的《橡皮块》发表以后,批评家们惊讶地保持沉默。接着发表的《窥视者》却引起了轰动,几乎立刻就取得了成功。因为在发表《窥视者》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谈够了萨特和加缪,感到厌倦了。于是他们就转向我,写了大量的文章来说明我的作品是如何不堪卒读。当时在评论界称霸的那几个人,认为文学到巴尔扎克就为止了。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文化,尤其是对于外国文学,无论是卡夫卡还是福克纳的作品都没有读过。
      记者:您提到他们时似乎觉得很好笑……
      作家:太可笑了!他们往往走得很远:例如埃米尔·昂里奥,他在《世界报》上写了一篇文章,断定我是一个疯子,很可能是个杀人犯。
      记者:您的相貌是否有助于您崭露头角?
      作家:那时候我并不吓人,留着一撇可笑的小胡子,我的妻子觉得我在电视屏幕上形象不佳,面孔缺乏生气。我很懒,所以我就留了大胡子,她认为这样好多了。
      记者:您就这样成了一种时髦的现象……
      作家:不错。而且这种现象越是模糊不清,我就越能赢得读者。请您想想科克托的名言:“重要的是在忽然成名之后能够幸存下去。”我的情况正是如此。由于看多了那些对我进行告诫或劝阻的长篇大论,好奇的人开始读我的书了。
      记者:您的畅销书是哪些?
      作家:说畅销是夸大了。《约会的房子》出版那年印数达到了三四万册。而我的影片在两个月里有10万到15万的观众。
      记者:您对此有何解释?
      作家:我的影片里有一种由色情和幽默构成的魅力,这一点在我的小说里没有得到人们的理解。例如《嫉妒》,我觉得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作品。我无疑是唯一……不过卡夫卡也觉得他的《审判》是很有趣的……
      记者:在赢得读者之前,您靠什么谋生?
      作家:我有一张国立农学院的毕业证书,当时只要拿出来是很容易找到工作的。在50年代,文学还没有被当成一种职业,更不是谋生的手段,所以受穷也能被人理解。我有时候住在朋友们借给我的一间仆人住的房间里,穿他们不愿意再穿的衣服。我认为只要不去饭店,活下去就很容易……今天一个青年作家就要有一套房子,一条狗,一辆轿车。他要马上卖掉他的书,过上舒适的生活,而且最好是成为畅销书的作者。
      记者:这是一种指责?
      作家:不,我不作评价。文学是由各种文学组成的。有带来麻烦的文学,也有不妨碍任何人的文学。
      记者:您的作品被大量译成外文,因此您的名声在国外比在法国还大?
      作家:外国对我的书感兴趣,就像对波尔多葡萄酒、干酪和香水等其他特别尖端的法国产品一样。比如中国人,他们认为自己很善于把它们做成畅销书,而且比法国人做得更好。这就是我在健在的法国作家当中,被译成中文的作品最多的原因。
      记者:您的影片对于扩大您的作品的影响也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作家:电影面对的是另一批观众。它使您引人注目,这是一个吸引闲人的地方。普通的观众常常觉得我的影片不可理解,但是还要来看,因为性挑逗虽然在我的全部小说里都有,但是在影片里要明显得多了,这就提高了上座率。不过这些影片也使我付出了失去诺贝尔文学奖的代价。1985年,我获奖的形势很有利,当时瑞典的影片资料馆安排了一场我的影片回顾展,引起了当地新闻界的愤怒,他们起来反对法国的色情影片。于是克洛德·西蒙获得了诺贝尔奖。当然这也是一种极好的选择,我对此感到高兴。
      记者:现在我们想知道您正在做什么……
      作家:我正在写一部作品和拍摄一部影片,但是我不想多谈,因为我还不知道我的工作会有什么结果。
      记者:您对法国文学的现状有何看法?
      作家:时代更加平静了。没有杜拉斯,没有克洛德·西蒙。让·艾什诺兹、让—菲力普·图森是优秀的作家,但他们是想要把书卖出去,这不是我们的目的。即使是杜拉斯,在生命的暮年,也多么想成为一个富婆。
      记者:您是否逃避大众传播媒介?
      作家:不,我不时在电视上露面。我不是一个野人。我对画家、电影工作者和作家们的阶层很有好感。我非常主张“全世界作家们,联合起来”。我要再次表明,我认为存在着多种文学,而不是只有一种唯一优秀的文学。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