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首 页

新 闻

教 育
学 习

文 学

人 才

文 化

艺 术

书 画

论 坛

博 客

社 区

图 片

网 络

中 国

世 界

书 店

音 像

摄 影
健 康

生 活

旅 游

娱 乐

男 女

体 育

军 事

科 技

经 济

房 产
汽 车

通 信

商 城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 >> 文章内容


代荒淫皇帝大盘点:汉哀帝断袖 清咸丰恋足


作者:大饼铛子   时间:2010-7-1   阅读617次

    “汉皇重色思倾国”,这是《长恨歌》中的名句,道出了唐玄宗迷恋女色,荒淫误国的史实。其实,在中国封建王朝,比唐玄宗更荒淫的皇帝比比皆是,本期推出的这组盘点文章,深度披露了荒淫帝王的丑恶行径与最终结局。历史是一面镜子,“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断袖癖:汉哀帝刘欣
   
    荒淫指数:★★★☆☆
   
    在中国历代的帝王中,好女色者居多,但也有不少皇帝特好男色,蓄养男宠,其中以汉哀帝为最。
   
    哀帝即位后,一天轮到侍郎董贤传报时辰,哀帝从殿中看见董贤后,深为“惊艳”。男子中有此姿色,真是绝无仅有,就是六宫粉黛,也相形见绌。哀帝将他召入殿中让其坐到自己腿上,与之促膝而谈,并当下授董贤黄门郎的官职,让他随侍左右。
   
    董贤生就一种女性的柔媚,低眉顺眼,搔首弄姿,引得哀帝欲火中烧,居然让他侍寝。此后,董贤一月三迁,升任驸马都尉侍中,出则与哀帝同骖乘,入则共床榻。董贤穿着雾一般轻逸的衣衫,像蝉翼飘飘若飞。哀帝与董贤常常一同沐浴,董贤在池水之中供奉丹药,邀宠献媚。
   
    在董贤的迷惑下,哀帝整日不理朝政,只知道寻欢作乐。一天早晨哀帝醒来,见董贤还在熟睡中,本欲将衣袖抽回,却又不忍心惊动董贤。哀帝一时性急,竟从床头拔出佩刀,将衣袖割断,然后悄悄出去。所以后人把好男色称作“断袖癖”。
   
    董贤醒来后,见身下压着哀帝的断袖,也感到哀帝的深情,从此越发柔媚,须臾不离其侧。哀帝还破例让董贤的家眷移入宫中居住。
   
    一天,哀帝在麒麟殿与群臣饮酒,竟然对董贤说:“朕欲效仿尧禅舜,把帝位传给你。”一时间大殿内鸦雀无声,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中常侍王闳进言:“天下是高皇帝的天下,非陛下所私有。陛下上承宗庙,应该传授子孙,世世相继,天子岂可出戏言?”哀帝十分恼怒,竟将王闳赶了出去。后来,哀帝也觉得自己失言,因此再不置可否,将禅位的话模糊过去。
   
    仅仅一月之间,董贤所得赏赐已不计其数。哀帝还在自己的陵墓旁,专门为董贤另造一墓冢,使董贤可以死后陪伴他。
   
    公元前1年,年仅26岁的汉哀帝刘欣一命呜呼。哀帝死后,董贤被罢官,他自知前途未卜,就与妻子一起自杀了。
   
   
   
    裸露癖:汉灵帝刘宏
   
    荒淫指数:★★★★☆
   
    汉灵帝是个极度追求淫欲的皇帝,他只要看中了哪个女子,便会马上与其交欢。汉朝的宫廷女子都穿着开裆裤,为的就是让皇帝临幸起来方便。
   
    灵帝常常与妃嫔们赤身裸体地在西园游玩。为了避暑,他命人盖了个“裸游馆”,让人将绿色的苔藓覆盖在台阶上面,并引来渠水绕着各个门槛,环流过整个裸游馆。他选择肌肤白皙、身体轻盈的歌女执篙划船,摇漾在渠水中。在酷暑里,他常命人将船沉没于水中,观看落在水中的裸体宫娥们玉一般的清凉肌肤,然后再让人演奏《招商七言》,用以招来凉气。
   
    灵帝常常与妃嫔们一丝不挂地在裸游馆的凉殿里饮酒,一饮就是一夜。十四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宫女都浓妆艳抹,与灵帝一同裸浴。西域进献了茵墀香,灵帝命人将其煮成汤供宫女沐浴,又将沐浴后漂着脂粉的水倒进渠里,人称“流香渠”。
   
    灵帝感叹说:“假如一万年都如此,就是天上的神仙了。”他常常醉得不省人事。宫廷内侍将一个大蜡烛扔在殿下,才能将其从梦中惊醒。灵帝让内监学鸡叫,还在裸游馆北侧建了一座鸡鸣堂。每当他久醉不醒时,内监们便争相学鸡叫,以假乱真来唤醒他。
   
    公元189年,昏庸的汉灵帝在人民的一片怨声中结束了荒淫腐朽的一生,终年34岁。
   
   
   
    乱伦癖:南朝宋废帝刘子业
   
    荒淫指数:★★★★★
   
    南朝宋孝武帝刘骏去世后,太子刘子业登基。
   
    有一次前往太庙,刘子业指着父亲的画像说:“这家伙是个酒槽鼻子,你们怎么没有画出来。”他立即召来画工,亲眼看着画工给刘骏增画了酒槽鼻子后,才满意回宫。
   
    刘子业还给叔父们都起了绰号:湘东王刘彧叫做猪王,建安王刘休仁叫做杀王,山阳王刘休佑叫做贼王。有一次他兴致来了,令人脱了“猪王”刘彧的衣服,缚住他的手足,将其用木杖抬着进御厨,喊着要杀猪。
   
    刘子业十分荒唐,居然将已经出嫁的姐姐山阴公主召进宫来,一起双宿双飞,竟像一对夫妻。
   
    刘子业甚至还打起姑姑新蔡公主的主意。新蔡公主起初誓死不从,刘子业却说姐姐尚能侍寝,姑姑又有何妨,甚至抽出剑来威胁她。新蔡公主无可奈何,只能屈从。
   
    这时,新蔡公主的丈夫何迈连连催促妻子回府。刘子业一看搪塞不过去,就索性找了个宫女的尸体封在棺材里给何迈送去,假称新蔡公主已经暴病而亡。
   
    刘子业对宫中的王爷十分猜忌,总想找借口把他们杀掉。于是,他命令右卫将军逼淫建安王刘休仁的母亲陈太妃,还让其儿子在一边观看。他吩咐侍卫,一旦刘休仁有惊恐愤怒的表情,就立刻将他杀掉。陈太妃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只得含恨受辱。
   
    一天,刘子业下令召集诸王的妃嫔公主入宫,令左右侍卫幸臣一起脱去衣服,和她们共赴巫山。这些女子吓得花容失色,顿时发出起一片惨呼之声。刘子业面对着这一派荒淫惨烈的场面,却洋洋得意,细细欣赏起来,还不时地在一旁拍手大笑。
   
    一次,刘子业在皇宫后花园华林苑的竹林堂里,命令宫女和侍卫们一起裸体宣淫,他自己也混在其中,左拥右抱,不亦乐乎。后来,他仍觉得不刺激,竟然命人牵来一群狗、马、羊、猴,命令宫女们和这些动物当众交媾,谁敢不从,立即处死。
   
    刘子业的荒淫残暴终于激起了众怒,即位一年后就在政变中被杀,死时十七岁。
   
   
   
    恋童癖:隋炀帝杨广
   
    荒淫指数:★★★★★
   
    隋炀帝杨广迷恋女童。他广搜未成年的女孩,置于宫中,供自己淫乱。大夫何稠投其所好,专门制作了一种车子,正好可以放进一个女童。何稠说:“此车虽然小,却有两层。临幸女童时,只需要将车子推动,上下两层中所设的机关便能自动运行起来,能将女童牢牢固定住,使之不能动弹。这完全是自动的,行房事时一点也不费力气啊。”杨广听了何稠这番话后,兴奋地说:“你开动脑筋设计了这个车,我用来任意取乐,就叫‘任意车’吧!”得到“任意车”后,杨广马上挑了一个体态轻盈的女童,叫她上车仰卧。那女童全被蒙在鼓里,当即奉命登车,机关一动,立即被钩住四肢。她正要用力挣扎,不料杨广已经压上身来,无从躲闪。云雨之后,杨广非常欣喜,马上赏赐何稠千两黄金。他还让画师将自己和女童交欢的情景画下来,悬于宫中欣赏。
   
    从此,杨广可在路上随意行房事,车内悬挂着铜饰件,随着车的摇动发声,可以将车内的声音掩盖住。
   
    何稠与同僚谈及此车时,常常夸自己机巧聪慧。有一个同僚对他的行为很是不屑,想调戏他一番,于是冷笑说:“天子正嫌楼中不能乘车,处处需要步行,你为何不再造一个车,既能便于御女,又能登高,这才算心灵手巧呢。”何稠被他这么一说,竟然真的日夜构思,几经改进,终于又造成一辆车。改造后的车子下面架着双轮,左右暗藏枢纽,可上可下,登楼入阁,如履平地。尤其是在车中御女,仍能自己摇动。杨广当即试用,果然能转弯抹角,上下自如。杨广喜不自禁,对何稠说:“朕正愁步行吃力,现在有了这车,真是快意逍遥啊!”杨广一边说,一面又命人取来金帛,赏给何稠,并封他为金紫光禄大夫。
   
    公元618年,隋炀帝在政变中被隋将缢杀。
   
   
   
    阉人癖:五代南汉国君刘(钅长)
   
    荒淫指数:★★★★☆
   
    五代南汉国君刘(钅长)重用宦官,事事都唯内宫之言是从。他推行了一项基本国策:想重用的大臣,一律先阉掉。按照规定,考上进士的要先阉割,再委任官职。此外,没考上进士,但被刘(钅长)器重的官员,也都难逃一刀。为了推行这项基本国策,他还给了不少专门阉人的人技术员编制。南汉被灭的时候,光是被杀的阉割技术员就多达五百名。即便是和尚、道士,刘(钅长)想与其谈禅论道,也要先阉割了再说。在刘(钅长)看来,百官们有妻儿老小,肯定不能对皇上尽忠。有些趋炎附势的人,居然自己阉割了,以求进用。于是南汉几乎成为阉人之国。时人称未受阉割之刑的人为门外人,而称已阉割者为门内人。
   
    刘(钅长)非常暴虐,他在后苑内养了许多虎豹之类的猛兽。他常命人将罪犯的衣服剥去,驱入苑中,让其赤身与虎、豹、犀、象角斗。刘(钅长)领着后宫侍妾在楼上观看,每当听到惨叫声,就拍手大笑,以此为乐。他心情稍稍不好,便将平日厌恶的大臣捉来,或是烧煮,或是剥剔,或上剑树,或上刀山。
   
    一天,刘(钅长)独自出宫,偶然走到一间古董店前,见柜台里坐着一个年轻女子,皮肤略黑,身体很丰腴,眉目间现出妖艳的神态。于是,刘(钅长)将其弄进宫里。这波斯女子深谙房中术,把刘(钅长)弄得神魂颠倒。因其黑而肥,刘(钅长)赐号为“媚猪”。媚猪又挑选出了宫中善淫的宫女九人,尽传她的房中术,随她一同去服侍刘(钅长)。刘(钅长)一时大开淫心,将九人各个赐号,以媚猪为首,总称为十媚女。
   
    刘(钅长)爱看男女交欢,他选择了许多无赖青年,以及宫内的幼年宫女,命他们都脱去衣服,聚在一起,互相交欢。刘(钅长)与媚猪往来巡行,记其胜败。若男胜女,便加以赏赐;若女胜男,便说那男子是个废物,轻则阉割,重则烧煮剥剔喂虎豹。
   
    公元971年,宋兵进迫,南汉投降,刘(钅长)被送至开封,后被封为恩赦侯。刘(钅长)从此闲居开封,直到公元980年死去,终年三十九岁。
   
   
   
    嫖娼癖:宋徽宗赵佶
   
    荒淫指数:★★★★☆
   
    宋徽宗并不满足于后宫的众多妃嫔,他经常微服游幸青楼歌馆,寻花问柳,凡是京城中有名的妓女,几乎都与他有染,不愧为皇帝嫖妓的第一人。
   
    有一次,徽宗在饮酒时,偶然听到了随风飘来的音乐声,便产生了出宫逛逛的念头。于是,他换好便服,私自到了街上。忽然,他发现一宅院帘帷下面正站着一位绝色佳人,真是面如桃花、眼若秋水、娇媚含笑、风情万种,和后宫的妃嫔们相比,别有一种风韵。经询问,方知此女子乃是名妓李师师。
   
    徽宗立即进院登楼,自称是赶考的秀才,求见李师师,终于一睹其芳容。在李师师百般献媚之下,徽宗一时把持不住,竟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李家一听吓坏了,以为来了个疯子,便赶忙将此事报告地方官。经证实,原来这个“疯子”嫖客正是当今皇帝!李师师母女连忙跪地求饶。没想到徽宗一点也不见怪,决定当晚就留宿李师师处。从此,徽宗经常通过地下暗道,潜到李师师的房里,与她交欢。
   
    有一次,税监周邦彦正在与李师师耳鬓厮磨,恰逢徽宗驾到。周邦彦一时无处藏身,只得躲到床铺底下。徽宗把刚用快马从江南运来的新橙拿出来与李师师分享,两人边吃边调情的情景被周邦彦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后来,周邦彦特地为此填了一首词,词名为《少年游·感旧》,这首词将徽宗狎妓的细节传神地表现了出来。徽宗再次来时,李师师将此词唱给他听,徽宗问道:“这是谁写的?”李师师回答说:“是周邦彦所作。”徽宗不禁恼羞成怒。第二天上朝,他让蔡京以收税不足额为由,将周邦彦罢官免职押出京城。
   
    两天后,徽宗又去李师师处,等到很晚才见李师师回来。徽宗生气地问:“你到哪里去了?”李师师回答:“臣妾罪该万死,臣妾得知周邦彦得罪皇上,被押出京城,就聊备薄酒一杯,为他饯行,实在不知皇上到来,在此守候多时。”徽宗问道:“他又有新词吗?”“有一首《兰陵王》。”“唱一遍让我听听。”这是周邦彦用心之作,经李师师一唱,徽宗转怒为喜,立即下诏召回周邦彦,任命他为管音乐的大晟府乐正。李师师也被召进了宫中,册封为李明妃。
   
    从此,妓女李师师的身价倍增,连梁山好汉想走招安的路子,也绞尽脑汁找她帮忙。不但黄金万两铺路,还派水泊最著名的少妇杀手燕青上阵,博得李师师的好感,托她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李师师果然不负厚望,玉成此事。
   
    公元1127年7月,宋徽宗被金兵所俘,后受尽折磨而死。
   
   
   
    双性癖:明武宗朱厚照
   
    荒淫指数:★★★★★
   
    明武宗一生腐化堕落,荒淫无耻。他建造“豹房”,花天酒地,欺男霸女,醉生梦死。
   
    豹房新宅始修于正德二年,至正德七年共添造房屋二百余间,耗银二十四万余两。这里充斥着教坊司的女乐、高丽美女、西域舞女、扬州少女,乃至于妓女、寡妇等各色女子。人数之多,难以想像。
   
    豹房内的大床能睡七八个人,武宗常与妃嫔群交。平时一般让两个美女同时陪睡,每到高兴之处,他就打开房内机关,三人抱着掉入下层,再开一次,又掉入一层。当然,下面都是铺了厚厚的被子的,跌不伤的。武宗也喜欢与男宠交欢,最宠幸的男子有江彬、钱宁等。他对太监也有兴趣,好多时间都和宫廷中的小太监在一起玩性游戏,集体性交,为此流连忘返。有一次他在外地看上一个男童,竟将其带入宫中阉了。
   
    豹房新宅多建有密室,有如迷宫,又建有校场、佛寺等。武宗每日广招乐妓游乐,荒淫无度。正德九年正月十六日,宫中元宵节放烟花,不慎失火,殃及宫中重地乾清宫。乾清宫是内廷三殿之首,象征着皇帝的权力和尊贵的地位。武宗见火起,没有下令扑救,反而跑到豹房观看,谈笑风生,回头对左右说:“好大的烟火啊。”
   
    豹房新宅中除乐妓之外,还有武宗的义子。武宗在位短短的十几年间,曾收有一百余名义子,甚至在正德七年一次就将127人改赐朱姓。在这些义子中,最为得宠者为钱宁。钱宁狡黠猾巧,深为武宗所喜欢。据说武宗在豹房常和钱宁同床共枕。百官候朝久不得见,只要看到钱宁懒散地出来,就知道皇帝也快出来了。
   
    武宗阅女无数,却无子嗣,这是他心头无法抚平的伤痛,为此他甚至导演了迎娶孕妇的闹剧。正德十一年,赋闲在家的马昂为求得复职升官的机会,结交了武宗身边的红人江彬。江彬极力在武宗面前赞扬马昂的妹妹美若天仙,又娴熟骑射,能歌善舞。武宗一见,果然异常欢喜,不顾她已有身孕,将其带回豹房,并给马昂升官晋职。武宗想借此瞒天过海,掩饰自己不能生育的事实。朝臣听到了风声后,纷纷上疏要武宗驱逐马氏,以绝后患。武宗知道事情败露,只得放弃了这一打算。
   
    正德十五年,南巡途中的武宗途经淮安的清江浦时,玩兴大发,忽然想独自泛舟捕鱼,结果撒网时用力过猛,船翻落水。武宗在惊吓之余又受了风寒,身体每况愈下。正德十六年三月,明武宗死于豹房,年仅三十一岁。
   
   
   
    恋足癖:清文宗咸丰
   
    荒淫指数:★★★★☆
   
    咸丰身边不乏貌美的嫔妃,但众多的满族妃嫔已让他厌倦了,他继而将兴趣转移到了汉族女子的身上,特别是汉族的小脚女子。
   
    一些奸佞之臣察知咸丰热衷于汉族女子后,不惜重金从江苏、浙江一带购买数十名妙龄美女,献与咸丰。更有大臣献媚说:现在天下多乱,而圆明园又地处郊外,应加强警戒,可令这些女子每三个人为一拨,每晚在皇帝的寝宫周围打更巡逻。咸丰自然懂得其中的奥妙,得此方便条件,可以随时将这些“值勤警戒”的美女召入殿内,随意召幸。
   
    后来,咸丰干脆“金屋藏娇”,将其中四位特别漂亮的女子加以封号,被称为“四春”,即牡丹春、杏花春、武陵春、海棠春。这“四春”佳丽分别居住于圆明园内的“镂月开云”、“杏花春馆”、“武陵春色”和“绮吟堂”。
   
    近侍告诉咸丰,有一位寡妇很美丽,黑发如瀑,皮肤如脂。咸丰听说后,非常好奇,立即前往观看,果然名不虚传。该寡妇姓曹,相貌姣好,皮肤白晰,一双深潭般的眼睛充满秋水。让咸丰最为兴奋的是,她有一双十分精致的小脚。精致的缎面鞋上,绣绘着缠绵的交颈鸳鸯,鞋头是闪烁着迷人光泽的珍珠,珍珠串下是栩栩如生的春宫图。鞋内衬着令人晕眩的香屑,淡淡的香味,若有若无地飘荡着,引人遐想无穷……
   
    从此,曹寡妇生活在宫中,受到咸丰的特别宠爱。宫中人对她很是敬畏,恭敬地称她为娘娘,私下里称她为皇宫曹寡妇、大家曹寡妇。
   
    咸丰喜欢和恭亲王的长子交游寻乐,吃春药纵欲,出入烟花之地和繁华酒楼。他也喜欢和御史王庆祺一同翻阅春宫图,细细品味其中的美妙。
   
    咸丰十一年三月,咸丰帝咳嗽不止,红痰屡见,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却仍在不时地命戏班为他唱戏,直到其驾崩的前两天还在传命“如意洲花唱照旧”。


作者声明: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同意中国人人网发表此作品,同意中国人人网向其他媒体推荐此作品。未经中国人人网或作者本人同意,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一旦传统媒体决定刊用,中国人人网及时通知我。在不发生重复授权的前提下,我保留个人向其他媒体的直接投稿权利。
【编者按】(注:转载除外)


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 发表您的评论
没有评论信息

  友情连接 关于人人 加盟人人 联系人人 人人广告 人人招聘 人人导航 人人未来  

人人文学网
网址:http://www.cnrr.cn 电子邮箱:cnrr.cn@163.com
总部电话:010-51656981 QQ:253581255
版权所有: 中国人人网

书画大学